一个智障

啊~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产量也是看缘分。如果有人能够喜欢我,简直是高兴到炸裂(((┏(; ̄▽ ̄)┛如果没有……那就算了😭

(日常)【尼吉】

#ACCA13区监察科同人##尼吉#
日常幻想小段子2333
ooc严重,剧情十分无聊_(:3」∠)_
每一个看完的都是小天使啊。*^3^)/~☆
有错字……多包涵😭
(一)关于做饭
吉恩做饭不怎么样,尼诺是在国中时候知道的。那个时候,他靠着一副黑框眼镜以25岁的高龄伪装成了吉恩的同班同学。渐渐熟悉起来以后,两人也曾去双方家里住宿过。也就是在那次,尼诺深刻的了解到什么叫“厨房黑洞”。
“打扰了——”吉恩一边拖鞋一边说道。
尼诺已经进了屋子:“我爸今天不在家,我做饭你吃,行吗?”声音从厨房传来,尼诺系着围裙端着水走出来。
“呵,你这个样子……”吉恩笑着晃了晃手中的汽水,“真是意外啊!”
还真没想到他会做饭。
心里有些害怕,质疑的问道:“能吃吗?”
真是直白。
“应该是可以吧。”尼诺笑了笑,实际上是非常可以。
“哦,既然尼诺说可以,那就做吧。”吉恩懒散的靠在沙发上,拧开了盖子,二氧化碳排出的声音有些响,更显得毫不担心十足的信任。
“你这样子我压力很大啊,吉恩,你来试试?”尼诺提议了一下,开着玩笑的说。但当吉恩淡淡的“好啊”说出时,又有些吓到了。
“互相吃?”吉恩接着建议,似乎觉得是个不错的游戏。
“对我可真有自信啊。”尼诺笑了笑,解开围裙放到桌子上,走到吉恩身边并排坐着。
“红提的方面包一袋?萝塔最近很想吃。”吉恩提起赌注,“最近真是无聊啊。”
“呵,真是任性啊。也不怕自己做出来的难吃。”尼诺伸了个懒腰,拿过吉恩开了口的汽水喝了一口,“那,我的好吃就把这瓶汽水给我,怎么样?”
“……真是奇怪的赌注。”吉恩莫名其妙的看了尼诺一眼,提出新的要求,“谁把谁的吃完,这个规则。”
“行吧。”尼诺回答,起身做出邀请的姿势,冲吉恩笑得灿烂。
不好吃我也会赢的。
毕竟是吉恩第一次做的饭菜啊,怎么也要吃完才是。
但是,等两人都进了厨房后,尼诺感觉自己真的是赢定了。
“喂,吉恩,这个切成块,不是柱体。”
“……要切到手了。”
“这个要用热水焯一遍”语气越发的无奈。
“……真麻烦。”
“小心!”
“麻烦……差点打碎了。”
“嘶,切到手了。”吉恩看着食指上的伤口,有些发呆,心里想着我真的这么没有天分吗?没怎么在意顺着手指留下的血液。
“冲一些,我去拿创可贴。”尼诺皱着眉,急急忙忙的去拿医药箱,似乎是个很不得了的伤口。
贴好,尼诺把吉恩赶了出去,嘴里讨饶:“少爷你还是去抽烟吧,算我输了。”一边手脚麻利的处理起午饭。
吉恩神情复杂的看着熟练的尼诺,蓝发青年系着可笑的粉红色半身围裙,上面还印着“某某超级市场”的字样。手上动作不断,切菜的声音整齐,手指像在灶台上舞蹈一样熟练,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
“以后谁做尼诺的妻子都会很幸福的啊。”吉恩感慨了一句,会做饭的男孩子真是稀少,“我回客厅了。”
“……呵,那你幸不幸福啊……”尼诺的头发遮住眼睛,低低的声音模糊的响起,马上便消失在空气中,吉恩疑惑的回头,但他什么都没听到,而尼诺也没有再重复。
饭后,吉恩有些吃撑,整个人懒懒的窝在沙发里,摸着鼓鼓的肚子,水蓝色的眼睛带着惊讶和酒足饭饱后的倦怠:“尼诺真是厉害啊。”完全没想到会这么好吃。
“吃了这么多,那你来收拾。”尼诺从餐桌前直起身,戏谑的看着沙发上懒散的金发青年,意料之中的得到了一句“不”。
金发青年像只猫一样,修长的四肢舒展,胳膊拖到了地板上,衣服被带起,露出一小部分吃得鼓鼓的肚子,可爱极了。一向清爽的头发也凌乱的散在沙发上,蓝色的眼睛半眯着昏昏欲睡。
蓝发青年就这样看着他,慢慢的笑开,温柔在他眼角开出缱绻的花朵,低头继续收拾起桌子。
此时,阳光暖暖,空气中的粉尘在金色中舞蹈,飘飘扬扬。尼诺时不时会抬头看一眼沙发上已经歪头睡着的金发青年,心里的满足无法抑制的涌出。明明自己已经25岁了,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恨不得天天和他待在一起。
看着青年稚嫩的脸,尼诺心里软软的,连嘴角都扬起了一个弧度,深蓝的目光里泛着浅浅的温柔。而他也没有想到,这样的情景会在他的余生出现无数次,也带来无数次的心动。
很久以后,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尼诺跟吉恩说起这件事,说起那个他想方设法不露痕迹的得到的拥有青年印记的汽水瓶。吉恩却一点关于赌注的印象都没有了,只记得自己的厨艺很差。虽然现在比以前好些,毕竟是独自照顾过萝塔的,但依然比不上尼诺。
“一个人会做饭不就足够了吗?”
“……是啊。”
(二)
“萝塔,买这么多巧克力干什么?”吉恩经过厨房,顺手捻了一块放进嘴里。
“情人节要到了啊!我要给大家准备情人节礼物。”萝塔给锅加热,金色的头发滑落到耳边,忙里偷闲的回答。
“什么?情人节啊……那你忙吧。”吉恩端着杯子,慢吞吞的走出去,神情带着一丝若有所思。
情人节啊,尼诺会送自己什么?
两人已经在一起一段时间,吉恩总是懒得很,从来不记得这些怎样都能过成情人节的节日。说实话,他一直觉得,反正每天都能见面,有什么可庆祝的?但是尼诺总能记得很清楚,经常会搞出一些小惊喜。
所以,在萝塔急匆匆的叫住他时,吉恩有些疑惑的回头:“怎么了?”
“哥哥,明天是情人节诶!你难道不给尼诺送巧克力吗?你们都好久没见面了!”萝塔有些激动,兴奋的说:“要是哥哥送巧克力给尼诺,尼诺一定会很高兴的!”一边想把吉恩拉进厨房,完全忽视了自家哥哥脸上的那一点无奈。
自从国中时期照顾你之后,我就没进过厨房了!
面瘫已经练到家的吉恩,复杂的看着前面娇小的萝塔,心里好累。
尼诺是跟踪保护他们的事情,吉恩没有告诉萝塔,因此也就不知道怎么说自己每天都能看见尼诺这件事情。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吉恩拿着手里的器具,满头黑线。这种把买回来的巧克力融化以后,再凝固成自己想要的形状送给别人的行为,意义在哪里?!
那些浪费的巧克力吗?!
“先加热,然后把巧克力放进去慢慢融化,冷了以后萝塔倒进这个里面,哥哥可以给尼诺作出充满爱意的巧克力啦。”萝塔活力满满的指点道,“毕竟,尼诺对哥哥超级好的啊!”
因为这句话,吉恩放下器具的手顿住了,一副要放不放的样子。萝塔这句话确实是真的,而自己……似乎真的没有送过尼诺什么。
“……好吧。”吉恩答应下来,有些无奈,又带着一种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羞涩。
他想,自己或许可以送他一份巧克力,然后看到他眼中的惊喜和脸上的笑容。
这原本应该是一项很简单的工作,起码在吉恩眼中是没有技术含量的,但是,等他做出来成品后,吉恩沉默了。
萝塔看到自家哥哥被烫红的手,以及桌上奇怪的物体,也沉默了。
吉恩靠着墙,自嘲的笑了笑,点起一根烟叼在嘴上,作势准备把那个黑糊糊的散发着糊味的不明物体扔掉。心里感慨着,啊啊,我果然没有天分啊。
“……哥哥,国中的时候,你不是照顾过我的吗?怎么……”萝塔哭笑不得,但还是拦住了吉恩扔掉的动作,“哥哥第一次做巧克力,不好吃也应该让尼诺知道啊。”毕竟,在尼诺眼里,就算不好吃,也是十足珍贵的礼物了吧!
“……我照顾你,大部分时候都是吃面包,和速冻食品的。”十足的沮丧,猫儿一样的蓝眼睛里,沉沉一片,连浅金色都发丝都好似暗淡下去,避而不谈是否留下这个失败品。
萝塔也不知道怎么劝说,这种和天赋有关的技能,她也无能为力,只能帮哥哥把巧克力包裹好,用的是黑底烫金的纸。
至少,外观上还是很好看的。
吉恩安慰的想,苦笑着把盒子放到床头柜上,又开始抽烟。
到底给不给啊……
真是玷污了巧克力……
但是,情人节的步伐是不会因为吉恩的拒绝而放慢,并在第二天准时到来。
虽然商家早就打上了情人节的主意,促销活动多得飞起,发传单的玩偶们占据了大街小巷,但是,情侣们似乎在今天才会正式的甜蜜的开始情人节的一天,尼诺也不例外。甚至在很多天以前,他就开始谋划这个明明和吉恩过了很多次的节日,乐此不疲的做着攻略。
尼诺其实并不在乎吉恩是否记得这个节日,他又不是小女生,其实只要能够看着吉恩,尼诺觉得情人节无所谓,但是,总要有那么一个借口给自己福利。
也就是说,不管前戏多么的浪漫,食物多么的美味,尼诺心里都是想要和吉恩在床上度过情人节的夜晚。毕竟,每个男人都想在夜里和自己的情人一起度过情人节。
“喂,吉恩。今天休息对吧?”尼诺低沉的声音从电话传来,通过电流有些不真实。
“……嗯?是啊,今天休息。”吉恩不自觉的握紧手机,心里有些紧张和愧疚。
尼诺连自己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休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自己……
吉恩捏着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的手,有些发白,只能回馈一个这种东西。
“哈,那吉恩知道是什么日子吗?”尼诺买着关子,隔着电话似乎都能看到青年皱眉的苦思样子,真是可爱啊。
“……什么日子。”吉恩顺着尼诺的话说,这样的话,不知道情人节所以没有情人节礼物也就无所谓了吧。
“呵,吉恩迟疑了。是知道的吧。看这种情况,是给我准备了礼物?”尼诺的语气透出一种笑意,甚至是一种期待。
当然,这只是一种小诡计,只是心里稍微有的那一点期待。
“啧,好吧。我知道。”吉恩明显没有这样想,还以为自己是真的暴露了,自暴自弃的招了。
“那有什么礼物吗?”尼诺一边说着,一边向ACCA总部走去,看到标志性的图标,尼诺就这么笑出来了。
啊,他的王子殿下啊,越来越可爱了。真是控制不住。
“……也没什么礼物。”吉恩一边下楼,一边说道。手里拿着棕色围巾,嫌麻烦的没有戴上,吉恩有些急躁,按照他对尼诺的了解,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到了楼下了。
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他,那么期待啊……
“喂!”尼诺招了招手,脸上的笑容在目光碰上吉恩露在外面的脖子后,就收敛下来,淡淡的挂在嘴角,有些生气。
“呼哈,呼哈,你怎么了?”吉恩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着尼诺,金发因为奔跑凌乱的盖在头上,有一些遮住了眼睛。
尼诺没说话,帮他把刘海拨好,又拿过那条围巾,一言不发的替他围上,整个过程都正经的过分,一点都没有往常的动手动脚。
吉恩乖巧,或者说是懒散的站在那里,任他动作,只是还是不明白这怒气从何而来。
“走吧,先去吃饭。你估计早就饿了吧。”尼诺最后整了整他的领子,看着比自己矮一些的吉恩,低下头,蹭了蹭他的额头,满足的又笑了。
今天是情人节,明天再教训这个大冬天不好好带围巾的家伙。
“啊。哦,好吧。”吉恩真是看不懂尼诺了。突然,他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
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准备情人节礼物?!
吉恩瞬间就认定了这个答案,有些不好意思的抬眼看了看牵着自己的手,走在前方的蓝发男子,黑色的毛线帽上面粘上了白色的雪花,松松软软的躺在上面,还有一些铺在了领口和肩膀上。
吉恩心跳加速,脸上泛起了微微的红色,抓着公文包的手不自觉的蜷缩了一下,有些紧张。
他当然不会把巧克力给尼诺,太难吃了。不过,可以去买个不是吗?!
吉恩正准备开口,突然反应到尼诺肯定会和自己一起去,马上就闭上了微张的嘴巴,懊恼的皱了皱眉。
街上到处都摆着情人节的促销广告,一对对情侣搂着腰牵着手说说笑笑的在雪地上留下一串串脚印。吉恩突然有些好奇自己和尼诺一路走来会是什么样子。转头,原本亮闪闪的表情瞬间就暗了下,情绪变化都让尼诺感觉到了。
“吉恩?怎么了?不会是想玩雪吧!”爽朗的笑声里没有嘲笑没有惊奇,只有包容和爱。
“这么多年了,我们都没变啊。吉恩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下雪。”尼诺的语气充满回忆,“一转眼的时间啊。”
吉恩不以为然的瘪瘪嘴,他很不喜欢尼诺这样以长辈自居的态度。明明两人看上去也没差多少。
接下来,两人就像一般的情侣过完了这一天,知道越来越接近黑夜。吉恩的心也就跳的越来越快。最后来到酒店后,吉恩的心跳声连尼诺都能听见,调戏着开黄腔:“害羞了?之前做的时候,吉恩明明那么热情……”
“……”吉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就自顾自地抽起了烟。
这种事情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了,怎么可能会脸红?他害怕的明明是那个被遗忘的情人节礼物!
为什么还不发问?吉恩闭着眼,疲惫的靠在沙发上,尼诺奇怪的看着莫名其妙的吉恩,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却也明白……吉恩不想说,自己怎样也是问不出来的。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脱下衣服,带着兴奋口吻看向他:“那,吉恩,我先去洗澡了,你要一起吗?”
真是风骚。吉恩无力的捂脸,赶苍蝇似得摆手。
(*///////*)身材真好……
突然,吉恩坐直身,目光带着一丝坚定,就这么办!
尼诺带着一身水汽,擦着头发,就腰上系着浴巾走了出来。突然,门后的一个人影扑到了他的怀里,一个柔软的东西飞快的触碰到他的嘴唇,又飞快的离开。等他反应过来碰到自己的是什么后,反手一抓把准备跑远的吉恩拉进了怀里嘴唇碰上耳朵的软肉,热气暧昧的喷在上面,摩挲着说:“这个……就是情人节礼物?”
明显的笑意和现在色情的氛围,吉恩脸红了一片,装作平淡的说:“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正经的就像视察一样。
“呵,就这样?那我可不会满足啊……”随着话音落下,吉恩也被尼诺扑倒在床上,按住吉恩的手脚,“情人节快乐啊,吉恩,我的王子,我们会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一整晚,尼诺身体力行的做到了他所说的,起码,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美丽的晚上,吉恩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听话极了,也诱人极了。
现在,吉恩还没醒,尼诺放轻动作,慢慢的从床上下来,有些留恋的目光一寸寸划过他的眉眼如画,轻轻的碰了碰柔软的金发,尼诺的目光被散落在地上的公文包吸引,通过轮廓,大致可以判断出是一个长方体装的扁平盒子。
情人节巧克力?!
尼诺危险的眯起双眼,走过去,打开看看。
如果真的是别人送的,那么,这可就是两个罪名了。
招蜂引蝶以及隐瞒敌情。
黑底烫金的纸面上,是熟悉的字迹:
给尼诺
没有标点符号的懒散习惯,很容易就能看出是吉恩的……
真是不可思议……
当太阳已过正午,吉恩才撑着酸软的身子爬起来,便看到尼诺靠在床头,手里拿着的东西从各个方面都十分熟悉。
含住一块巧克力,尼诺乘吉恩晕晕乎乎,吻了他一口。顺着唇舌来回来去,巧克力的味道闯入了吉恩的口腔。
真是难吃到爆炸。
吉恩想。
尼诺松开口,带着灿烂的笑意,说道:
“糊味的巧克力,也还挺好的。不是吗?”
……
“嗯。”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