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智障

啊~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产量也是看缘分。如果有人能够喜欢我,简直是高兴到炸裂(((┏(; ̄▽ ̄)┛如果没有……那就算了😭

【尼吉】二选一

#ACCA13区监察科同人##尼吉#
★戒烟梗,估计有太太写过。先向可能撞梗的太太们道个歉
★ooc比较严重,因为真的好想写吉恩在床·上的样子(doge脸
★轻微的利格(会单独写两人的主奴文,真带感)
★谢谢看完这篇无聊的文的小天使_(:3」∠)_,不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
★最后,我爱这两个小天使啊啊啊啊啊啊!!!
以下正文
【二选一】
(一)烟
是什么时候染上烟瘾的?
吉恩坐在办公椅上,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细长的手指间,有一根香烟转动。
那是平民们不敢肖想的高极品,现在在吉恩身上还有一个铁匣那么多。如果他想要,还能有更多。
所以,不是因为稀少而渴望。
吉恩在这个答案上,画了一道叉。起码,这说明不是人类劣根性造成的。
苦中作乐的想。
按照平时,吉恩认为自己绝对不会一直揪着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不放。恰恰相反,在他眼里,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就像和尼诺成为朋友一样,没有理由。
可是,随着上个月国王的逝世,萝塔已经对他吸烟产生了不小的意见。原因不外乎是担心自己的身体,所以,虽然吉恩不接受戒烟,但却减少了在家里吸烟的次数。与之对应的,便是“蹭烟的吉恩”的称号更响。
于是,萝塔便在早餐时问了吉恩一个问题,令他百思不得解:
哥哥,你为什么要抽烟?
“伯劳,你们为什么吃甜点?”吉恩觉得自己对抽烟的感觉应该和伯劳她们对于甜点的感觉是一样的。
“嗯?”
现在是早上十点,正好到了甜点时间。伯劳咬着叉子,疑惑的看着吉恩:
“因为甜的东西会让人心情很好啊!”顺便举了举手中的布丁,“阿特利不在,副科长要尝尝吗?”
“不,不用了。”吉恩拒绝道,目光从布丁移到手中的烟。
细细长长,白纸卷着,散发着一种诱惑烟鬼的香气。
虽然很吸引他,但吉恩认为自己对它,存有的不是喜爱。
若是非要说清楚,应该是一种……替代的感觉?
可是,是用来替代什么的……
“说起来,副科长今天把烟拿在手里转了好久啊!真是奇怪呢!”凯莉问道。
“对对,往常都是拿出来就点着火了的!”伯劳附和着问。
“可能是因为今天不适合抽烟吧……”吉恩开玩笑说,“那,我就先走了。约了朋友。”
向外走,吉恩的步子比往常迈得小,更倾向于踱步思考,于是不可避免的又听到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副科长从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啊……”
这个,吉恩也记不清了。
“吉恩,来一根吗?”认识的企业家跟他打了招呼。
“不,不用了。”
礼貌的笑了笑,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大厅。吉恩头疼的站在门口,烟依然拿在手上。
问题盘旋在脑中,吉恩抖了抖没有点燃的香烟,向往常常去的酒吧走去……
一个人的时候,恶友总会出现。
那个人,应该有办法吧……
(二)
白天的酒吧冷清中带着一丝文艺。夜里会调的昏暗的灯光,现在是冷冷的清冽。整间酒吧安静极了,只有留声机放出来的古旧胶片的声音。
吉恩坐着往常的位置,点了一杯低度数的酒,慢慢的抿了几口。
“怎么今天只有你一个?蓝发小哥呢?。”老板在吧台,擦拭着酒杯,一边问道。
“他啊,该出现的时候,总会出现的。”吉恩晃了晃杯子,看着琥珀色的酒液,漫不经心的回答。
一如既往的沉静,但金发青年隐藏在头发阴影下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深思。
可能是政变之后,太过清闲了。
吉恩闻了闻手里的烟,嘴角弯了弯。
所以对于这种无聊的事居然会思考这么多。
耍弄间,香烟猝不及防的落在了地上。吉恩弯下腰的同时,烟的旁边就出现了一只手。
“呵……还真的来了。”吉恩直起身,无奈的笑了。虽说是自己期望的结果,怎么就这么的憋屈呢?
“怎么?又在想你的莫芙本部长?”尼诺顺势坐下,将手中的烟搁在桌子上,调戏吉恩。
“不是。”吉恩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停留,“只是萝塔早上问了我一个问题。有点苦恼啊……”
“什么问题?多瓦家吗?”尼诺这么多年的职业病还是改不了,有些迟疑的带出一个敏感的话题。
“有关系吧……”吉恩慢悠悠的抽出一根烟,这次倒没拿在手里,直接点燃叼在嘴上,“萝塔问我为什么要抽烟。”
吐出的烟雾挡住吉恩的脸,声音听上去闷闷的,“她想要我戒烟。”
十分肯定的语气。
“你会这么听话?”尼诺反问了一句,像听到什么可笑的事情一样,毫不给王子面子的笑出来了,“而且,你抽了这么久的烟。王子殿下,我不相信你啊!”
“真是过分呢!”吉恩一根烟已过半,“但是,我并不觉得自己有那种被称为‘烟瘾’的东西。”
语气理直气壮,甚至可以称为厚颜无耻了。
“……吉恩,再来喝杯?”尼诺明显不想在这个问题上面做过多纠缠。
“不了,被灌醉了。萝塔就不只要说我抽烟的问题了。”吉恩站起身,将外套挂在臂弯,拍了拍尼诺的肩,“走吧,萝塔也念叨了你很长时间。”
“我还一杯都没喝呢……”尼诺无奈的笑了笑,“刚来就走,你啊。”
“谁叫你来的慢呢?”吉恩的手又在烟盒上摩擦。
“少喝一根吧。”尼诺眼含笑意,手一转,将烟盒夺了过来,放进口袋里,“萝塔的这个建议,你还是好好听听吧。”
两人走出酒吧,老板也擦完了最后一个杯子。
“也不知道是来喝酒的,还是来等人的……”
(三)
“尼诺,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吗?”走在路上,吉恩有些无聊。
将手伸进口袋,却意外的没有习惯的触感,才记起来烟盒被尼诺收缴了。
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车水马龙。尼诺护着吉恩,自己走在靠近马路的那一边,:“……国中毕业之后吧。”
更准确的说,是在双亲死后……
“完全没印象了。”吉恩有些头疼,“果然是最近太清闲了吗?”居然连记忆都衰退到这个地步了。
“呵,所以,少抽点烟吧。”尼诺身侧的手指抽动了一下,一如往常的说。“和上个月国王的去世有关吧。”
“是啊。”声音有气无力,句尾还带了一声长长的叹气。
在经过萝塔详细认真的关于喝酒吸烟危害的讲座后,尼诺终于回了自己那个冷请的家。
其实,也不孤单。
尼诺看着手中的新照片,有些出神的来回抚摸。今天吉恩的问题真是令他措手不及。
青年的问题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月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昏暗的卧室。尼诺坐在床边一动不动,手中的照片也笼罩在他身体的阴影中,模模糊糊可以看见上面青年的金发。
深色的眸子掩盖在刘海下,看不出床边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
过了很久,又或者只有一秒,尼诺站起来,走向了另一个专门用于存放照片的房间。照片被他放在桌上。
是今天吉恩在酒吧的样子。烟搭在手指上,青年面带疑惑的看着它,嘴角是一抹清浅的笑容。
就像上世纪的油画一样,优雅俊美。
(四)
“施内公主以及其丈夫丧生于前日那场列车事故。吉恩王子状态十分不好。精力不集中,多次出现差点危及生命的事故。萝塔小姐情绪也比较低落。
以上。”
尼诺放下手中的笔,疲惫的捏了捏鼻梁。他和父亲不一样,天生拿这种报告没有办法,写不来那种传奇小说式的报告。
要是父亲还在……就好了。
可惜已经不在了。为了那可笑的忠诚。
尼诺的眼神有些复杂。书桌上方的墙壁上,挂着他与父亲极少的几张合照之一。
同样的发色,脸的轮廓就像一个模子里面印出来一样。只不过年龄差异造成了父子的感觉。
尼诺一直知道,自己和父亲是不一样的。父亲对阿本德大人那种抛妻弃子的绝对忠诚,自己估计一生都不可能做到。
或许,吉恩是不同的。
但是,没有谁的忠诚里面,会带有占有欲,想要霸占对方所有目光的占有欲。而占有欲的来源,却来自欲望。
可能是第一次见到金发少年身上的疏离淡漠,所引发的的征服感,也可能是在日渐相处的美好微笑中……反正,不知不觉目光和镜头转向那个人的次数越来越多。已经无法用完成任务来解释。
就在现在,他的桌子底下还有金发少年所有照片的大合集。
真是头疼啊……
“吉恩,打起精神来!想一想萝塔。”尼诺站在储物柜前,对着精神萎靡的吉恩打气,掩藏在平光镜后的蓝色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担忧。
“啊?哦……”吉恩明显不在状态,反应慢了几拍。若是往常遇到吉恩难得一见的迷糊,尼诺一定会举起相机。但现在,明显不是个好时机。
“看你这个样子,有时间带萝塔来我家吃饭吧。虽然我并不是很擅长料理,但比起你应该是好些的。”尼诺提议,心里有些忐忑,手无意识的轻轻搓着。
“……那,好吧。”吉恩迟疑着答应下来,心里是想,尼诺慢慢就会忘记。
结果却没想到,去他家吃饭的事居然被他点记在了心上,天天话里话外透露着“来吧来吧”的意思。吉恩也只好答应了。
吃饱喝足,吉恩和萝塔都有些撑。
尼诺真的是谦虚了,而两个几天没有好好吃饭的家伙也被一贯少言的尼诺教训了一下。
肚子的充实感带来了浓浓的幸福。父母去世的悲痛终于有所化解。
萝塔还小就已经回房睡下了。吉恩无聊的坐在客厅里,看着尼诺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心里涌上一股暖意。口有些干,吉恩见到桌上有一杯白水,声音提高:
“尼诺,桌上的水可以喝吗?”
“喝吧!”尼诺没多想就给出来答案,但很快手上动作一顿,桌上的水?
那是自己的酒!
“吉恩,等等!”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吉恩剧烈的咳送声从客厅外传来,还伴随着吉恩的质问:
“尼,咳咳,尼诺你还没成年,咳咳,怎么,咳,怎么喝酒?咳咳咳……”不用看就知道他现在十分狼狈。
尼诺心里发笑,自己都二十六七了,喝个酒还要被高中生叮嘱未成年。
“知道了那不是我的。”口中正直的回答。
“哦!”几分钟后,吉恩的咳嗽算是缓过来了。面上却浮现出一抹桃红,浅色的眼睛里水汪汪的,还有些热。
尼诺出来时,看见的就是这幅景象。心里想着,这惊喜可有点大。人却渐渐靠近那个醉了的小王子。
镇定的伸手揽过吉恩,指尖的轻微颤抖却显示出主人的不平静。晃了晃臂弯里的青年,“吉恩?吉恩,没事吧?”
吉恩明显是站不稳了,有些无力的靠着尼诺站着:“第一次喝酒……居然是这个味道。”
“又要被批评了……”尼诺小声的叹了口气,“带你去床上歇会。”
“……哦,脑袋反应都慢了。”吉恩有些想笑,也笑出来了。酒精侵蚀神经,他完全没有听清尼诺刚刚说过的话。
以后还是不要喝酒了。
吉恩靠在尼诺身上,神游天外。但是,醉了以后飘忽忽的,很舒服啊。
把清瘦的青年放在床上,看到他自发的蜷成一团。尼诺心里有些疼,似乎从知道父母死去之后,吉恩就没有好好吃过饭。尼诺有些埋怨自己居然现在才想到让吉恩过来。
厨房里的碗筷还没有收拾好,尼诺替青年盖好被子后,就准备离开,却被抓住了袖子。
“尼诺……不要走”声音带着哭腔,喝醉酒以后,平日里淡漠表情下的哀痛才如此外露。
“乖。”尼诺只好坐下来,有些无奈的摸上那头金发。心的却有些雀跃,青年现在的脆弱只有他能看见,满足了他心底的占有欲。
空气一时安静,金发的青年已经睡沉了。尼诺却没有挣脱那松松的手指。深色的眼睛在一片昏暗中准确的捕捉着吉恩的表情。
脸上的红晕,白皙的皮肤,清瘦的身体,渴望的人。
尼诺发现情况有些糟糕了。抽出床头柜子,取出一包烟。他没有烟瘾,只有在觉得情况不受控制时,才会抽一根冷静冷静。
而现在这种情况,尼诺低头,苦笑着看了眼精神的某处,确实要冷静冷静。
灰色的烟雾一点一点淡在空中,不大的卧室里,烟味渐渐浓郁起来。吉恩也在这个气味中不安的动了动。尼诺有些紧张的准备熄灭手中烟,害怕烟味将吉恩吵醒。
吉恩却翻了个身,在淡淡的烟味中,睡得更沉,似乎更加安心了。
第二天早上,吉恩醒来的时候,抽屉没有关上,吉恩看到了里面的一小盒烟。有些好奇的拿起来嗅了嗅。听见萝塔在外面叫他去吃早饭,便匆匆放下。不过香烟的气味却记在了脑中,浅浅的,却挥之不去。
随后,国中三年级学习越发紧张。吉恩虽然忘记了最开始闻到香烟的时候,却也开始有在紧张的时候抽根烟的习惯。
尼诺虽然知道,却也没有拦过他。或许私心里,是希望他能够记住一点关于自己的事。
(五)
之后,自己便是被阿本德大人好好批评了一顿。尼诺打开抽屉,里面保留着一张太阳下,青年背靠大树,身边烟雾缭绕,测过身对镜头微笑的表情。
那是大学时候的吉恩,已经和现在的他很像了。
尼诺有些感慨,摸了摸还在口袋中的铁盒,自己似乎越发的出格了。
之后几天,吉恩忙于视察,尼诺也接了一些工作,只不过脚步还是紧随着吉恩。
“格罗苏拉长官?”吉恩有些疑惑。这次视察的是洛克斯区,而本应在巴登的格罗苏拉却出现在了这里。
“吉恩副部长。”格罗苏拉转头,卸下了工作重担的他,面容看上去年轻了很多,但语气还是那样的严肃:“五长官已经被废除,你不用再叫我长官。”
“但是,在我心里,您一直是长官。从未改变!以上。”吉恩脸上带着笑意,眼中却是坚定的神色。
“还有什么事吗?”在空气安静了几秒后,格罗苏拉问道。他并不怎么擅长他人的夸奖。
“……有些想问您,关于独立的弗拉瓦乌。”吉恩问话有些忐忑。面前的白发中年人,十分镇定,除了少了几分严肃外,坐姿庄重的毫无变化,竟显出一些刻板。
“就像我面对记者说过的。ACCA永远有13区,不会有任何改变。迟早会回来的。”
……
吉恩坐在分部的车上,格罗苏拉长官的话犹在耳畔,但印象最深的却是那抹阳光下略显寂寞的微笑,带着一丝怀念和……脆弱?
吉恩有些好笑的吸了口烟,吐出烟圈。那可是格罗苏拉长官,最坚强的男人,又有谁能够让他露出那种表情。自己这两天真是昏头了。
居然觉得长官在想那条毒蛇?失笑,引来了分部人员的目光。
稍微有些想和那家伙去喝酒了……也不知道那家伙来没来?
怎么可能没来呢……
(六)
“啊,烟盒!”吉恩看到尼诺走进来,伸手讨要,人却懒懒的倚靠在吧台边。
“给,不过,”在看到青年打开烟盒后那一瞬间的错愕,尼诺的笑意里竟透出一股得逞的意味:“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听萝塔的话。烟盒一天放一根烟。不要抱着蹭烟的念头,王子殿下。”
最后四个字加重了语气,明显是在提示吉恩,自己的工作。
“真是过分……那你这酒,也少喝点吧。”吉恩眼珠一转,藏着一丝狡黠,将尼诺手边的酒给倒到自己的杯中。
尼诺确实有些被吓到,却不是因为没酒喝,而是那杯酒可是自己喝过的。吉恩的这种行为,真是……让他误会。更不要提对面那家伙居然喝了一口。
面色沉下来,尼诺看着这个在自己来之前可能就有了醉意的家伙,深色冰冷,却又透出一股危险。
吉恩没太在意,将烟盒里珍贵的那根烟取出来嗅了嗅,有些迷糊的抬起迷离的像玻璃球一样的眼睛:“尼诺,我怎么感觉,这味道,和你很像?”语句说的并不连贯,兴许是醉了的原因,青年的声音里面藏着发现新大陆的兴奋感。
“那我今天帮你回忆回忆?”
“你知道原因?”
“嗯。”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尼诺扶着青年往家里走去,心里想,自己这应该算乘人之危了吧……
不过,自己十年前没有,现在乘人之危也不算过分吧?
拉灯ing(明天会放h的链接吧……现在还没写完😭)
第二天一早,吉恩腰酸背痛的醒来时,脑中只有一个想法:
喝酒误事!!!
他稍微记起来自己抽烟的习惯是从哪里来的了,而那个带来他这个恶习的人,昨天居然还把他给上了。吉恩的脸色有些难看。
正巧罪魁祸首端着早餐走进了酒店的卧室,面上带着从未见过的满足微笑。
“吉恩,早啊!”
一直对应的却是吉恩周围的低气压。空气沉默下来,那个蓝发的人却似乎毫不尴尬,将早点放在餐盘上,一副准备投喂的样子。
“你到底怎么回事?”吉恩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崩溃,他实在不能接受,一夜之间两人的关系就迈开巨大的一步。
他必须承认,自己对尼诺是存在不一样的情愫,但那并不代表一向强势的自己被压。
“……吉恩还记得烟盒是从哪里来的吗?”尼诺对这个问题避而不答,反问了一句,手中不停的降低着粥的温度。
“不记得了。”吉恩被噎了一下,语气不自然的回答,“不过,记得和你应该没什么关系。”
“真是伤人。你自己看看烟盒的内侧边框。”尼诺语气有些失落,汤匙和碗碰撞发出了响声。
“NJ”刻在内侧。看上去已经有了很长时间。
“我其实很早就知道你抽烟了。想送你什么礼物,却又不知道什么才能在你身边长久的保留。你对自己的事情总是漠不关心,估计送的东西如果萝塔不帮你保存,可能很快就会不见。”
“但我又知道,直接送你烟盒,你可能会有些难堪。你这家伙,虽然表现得并不怎么服从,却意外的遵从每一条法则。”
“除了抽烟。所以,我就把这个假装是赠品,连带着一个水晶球给萝塔当生日礼物。果然,萝塔就把烟盒给你用了。”
“……你还真是,思虑周全。”吉恩想讽刺他,半耷拉的眼睛里却有些闪烁,也有些愧疚……
“我知道,对保护对象生出这种感情是不被允许的,作为一个护卫,肖想自己的主人也是不被允许的。”
“但是,我们是世界上最理解对方的人。我看着你长大,陪伴你度过最艰难的岁月,我想要保护你,也想要把最好的东西给你。”
“我知道我说的可能很恶心。但是,能用心去想一想,我,是真的爱你。”
“我们既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恋人。”
“答应我好吗?”
沉默,沉默。尼诺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爆了。似乎面前的人给自己的心脏安装了炸弹,他的下一句话就能决定是否要炸裂。
过了很久,吉恩的声音才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来。一如往常的平淡和气人:
“最了解我的是萝塔……”
“……好吧。”




最后崩得不成样子了_(:3」∠)_写的好累。虽说是戒烟,但似乎和戒烟也没啥关系。自己加了很多小设定,人物ooc的太厉害。而且写的过程中,还经历了清明小长假,懒惰了很多,拖到现在才写完。
就像文前说的,能够看完真的很感谢。因为有些长,而且还是一次性写完。说实话,很是糟糕。利格这对插得十分生硬,但是好想写长官们这一对,于是便任性了。还有很多地方奇怪的很。谢谢能够看完的小天使,以及最后可能喜欢的人_(:3」∠)_
最后,肉……我一定一定会写……估计明天放链接吧_(:3」∠)_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期待😂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