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智障

啊~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产量也是看缘分。如果有人能够喜欢我,简直是高兴到炸裂(((┏(; ̄▽ ̄)┛如果没有……那就算了😭

【如水益深 如火益热】(ACCA同人)(尼吉)(假车)

首先,对不起孟子老先生,用这种描述人民生活疾苦的词作为题目_(:3」∠)_
其次,这篇主要是想满足我关于吉恩醉酒的幻想,以及,两人都会ooc……
最后,废话有点多啊_(:3」∠)_一辆假车……大概😂希望小天使们不要嫌弃我ooc¯_(ツ)_/¯
以下正文
【如水益深 如火益热】
(一)
“喂,吉恩,起来了。”尼诺推了推趴在桌上的金发青年,有些头疼。
怎么还是这种一杯倒的酒量……好歹是工作这么多年的人了。
“不,不要碰我。”平日里十分沉稳的青年醉酒后显示出一种孩子气,“下下个月,我,我才不要去弗拉乌瓦视察!”
他直起身,猛的凑近身边的尼诺,笑开了,嘴角的弧度好像带着啤酒的麦芽香。浅蓝色的眼瞳里满是水光,认真的盯着身边的人,才认出来一样:“你是尼诺!我告诉你为什么!”
吉恩的声音有些大,平常他绝对不会作出这种失礼的行为。幸好临近午夜的酒吧里,有不少醉汉,吉恩这样倒不显得离谱。反倒是仍然正襟危坐的尼诺看上去格格不入。
意识到他接下来说的事情可能有些敏感,尼诺只好矮下身,用低沉的声音哄骗道:“那我们回家以后,吉恩再告诉我,好不好?”
“不,不要回家!回家,萝塔不让我进屋抽烟。”吉恩委屈的皱了皱眉,“要去尼诺家!看照片!”
“……你倒是会要求,啧。走吧。”
尼诺架起吉恩,多瓦家象征的金发软软的塌在吉恩的头上,就像现在的他一样,软软的靠在尼诺身上。带着一丝烟味,混着啤酒香,飘进了尼诺的鼻子里,痒痒的。
夜晚昏黄的路灯拉长两人的影子,紧紧靠在一起,就像那金发和蓝发在一起是一样和谐。
“你呀,就是仗着我……呵。”
尼诺低低的笑了起来……
(二)
拖着吉恩回到家里,尼诺有些脱力的把他放在床上。单人床上的王子大人,睡姿不是很好,尼诺有些头疼的看着鸠占鹊巢的人,深深叹了口气。
看来自己只能在沙发上凑活了……
只不过王子殿下却不想他这么快就安生。眼睛陡然睁开,吉恩坐起来,奇怪的看了惊讶的尼诺,沙哑着说:“把我的烟盒给我。”
“在你身上。”尼诺饶有兴致的欣赏青年的迷糊,“就在右边的口袋,和打火机放在一起。”
“哦,谢了。”吉恩半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摸上左边的口袋。
空的?
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低头拍了拍干瘪的口袋,又茫然的看了看空无一物的手。
烟呢?
“咔!”
“你又拍我做什么?烟在哪里?”急切又不耐烦。
“因为很少见吉恩这样啊!”尼诺笑着说,右手支在吉恩左侧,缓缓的伸出左手,探进了身下没有防备的人的右口袋,眼睛一直盯着吉恩制服领外,那截白净的脖子。
“味道应该很好吧?”尼诺声音有些哑。
烟已经拿了出来,攥在尼诺手上。吉恩盯着那个铁质烟盒,“当然,这是我特意找来的。”
“我帮你点上。”
尼诺已经离开,却又放心不下,回头看着堪称“局里最不好搞定的男人”连根烟都点不好,眼眶红红的呆坐在床上,心下一软。
“哦,好。你今天真的把我灌多了。”有些抱怨,细长的手指熟练的夹着香烟,指甲盖上染着浅浅的黄色。
尼诺的喉结隐约上下活动了一下,有些逃避的移开盯在青年手上的目光。
好想舔……
却猝不及防的撞上了那人露在外面的脚。可能是因为常年不见光,本来就白的肤色更加莹白,在月光的映照下,有一种如玉的质感。
好漂亮……
尼诺突然捂住鼻子,一向淡定的恶友显出一种慌乱:“你早点睡,我去沙发上睡去了。”
甚至都不等吉恩说些什么,就急匆匆走去了客厅,背影慌乱无比,也是万幸床上的青年仍处于迷糊中。
(三)
“呼,吉恩……”
浴室的水声隔绝了那一声一声的喘息声。宽大的手掌来回运动,想象着这是青年的手,带着淡淡烟草味。
“呼……”
尼诺洗掉一手白浊,无奈的苦笑挂在镜中人的嘴边。
“真是罪恶啊……”
“但,好想……亵神……”
释放后的尼诺仅腰间系着浴巾就走回了客厅。完美的倒三角形没有因为偏白的肤色减少一丝力量,恰恰相反,为他填上了一种苍白的俊美,就像传说中的吸血鬼。
在走进卧室前,尼诺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推门而入,如他预料的,金发的青年已经如同困兽一样,昏昏沉沉的倒在了床的中央。
那根烟,他有替换过,就像曾经对萝塔做过的小魔术一样。喝醉酒后会睡的更沉,没有任何的后遗症,也就是说,不管他今天做什么,青年都不会知道。
真是,令人兴奋。
尼诺的笑意开始扩大,逐渐蔓延到了眼睛里。从国中的毕业晚会,自己亲手把王冠戴在他头上,他就一直在肖像这么一天。
我的王子。
眼中带着扭曲了的占有欲,自从听到青年醉后对莫芙的爱意后,就一直存在的怒气,在这一刻变成了欲望。
从脚开始,他会吻遍他的全身。想到无法留下印记,尼诺眼中多了一点失望。
执起青年的脚,虔诚的吻上去,从最可爱圆润的大脚趾开始,到精致的脚踝,一点一点的向上延伸,时不时还会轻咬几下,引起青年条件反射的抖动。
“咔哒。”皮带解开的声音在黑夜里有些响,但屋内的两个人都没有反应。
纤长的双腿带着些微蜷缩,白色的内裤底缝能看到隐隐约约的风景。
尼诺觉得自己又要流鼻血了。月色下的青年光裸着半身,皮肤泛着莹莹的光泽,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想要看看白色底裤下是什么风景。
但是,不行啊。
尼诺有些遗憾,又低下头,浅色的薄唇贴在青年的皮肤,一寸一寸上移,时不时能够看见艳红的舌头,在皮肤上留下一道道濡湿的痕迹。
腿被一点一点张开,露出大腿根部的嫩肉,遇到尼诺的鼻息,还敏感的起了鸡皮疙瘩。
真是可爱。
尼诺想着,舔弄的力道不禁大了些,甚至留下来轻微的吻痕,伪装成了虫子的咬痕。红红的留在皮肤上,更加增强了人的施虐感。
青年上半身还穿着严肃的ACCA制服,下身却几近全裸,还有淡红的吻痕分布在大腿内侧,禁欲感与施虐感呈几何倍增长。
尼诺想,自己快要忍受不住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起身,帮他盖好被子,尼诺坐在床边,无法压抑的占有欲刚刚得到缓解,欲望却只能靠自己平息。深蓝色的眼睛里面暗沉沉一片,却已恢复了往常的平和。
尼诺低下头,借着月光,与他的手十指相扣。薄唇贴在他的眉心,印下一吻:
“晚安,吉恩。”
又移到鼻尖:
“晚安,我的王子。”
最后停在他的嘴唇上,有些濡湿感,尼诺又伸出舌头舔了舔,顺着微张的嘴巴,一直伸进了口腔内部,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小舌,周全的舔了所有的牙齿,带着他口中的烟酒味回到自己口腔:
“晚安,我的国王。”
(四)
“啊,该死。又喝醉了。”清晨的阳光唤醒了吉恩,宿醉的头疼感让他恨不得以头抢地。
敲门声响起,尼诺端来醒酒汤,面上少见的露出一丝歉意:“吉恩,不好意思了。”
“知道你还灌我。”头疼感让吉恩的语气很差,面上带有明显的疲惫感。
“不好意思了。”又一次道歉,十分诚恳的语气。
接过醒酒汤,吉恩有些愤愤的说了句:
“恶友!”
“……呵”
End






感谢看完的小天使。对于这辆假车表示我诚挚的歉意_(:3」∠)_不管你信不信,其实最开始是打算开真车的。但是,写着写着就变成这样了。这次的尼诺和吉恩是我写的这几篇关于这两人的同人中,ooc最严重的。愧对了原剧,深表歉意_(:3」∠)_
关于题目,其实就是想写一种尼诺压抑欲望,欲火焚身的感觉……虽然词真的不能这么用(#゚Д゚)
最后,真的好喜欢尼吉这对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