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捺

emmmm
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
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
产量也是看缘分
在忙日语考级
产量随缘
杂食党
小英雄,小排球,宝石之国
家教,猎人,尼吉……
都吃

【蜃楼】(尼吉)(设定没写好,渣渣渣😭)

#ACCA13区监察科##尼吉#
设定:尼诺没有出现在门后面,爸爸没有
带走他。之后在父亲死亡后,阿本德
又来找他继续保护欧塔斯兄妹……

设定与原动漫不同,并且有很多原动漫的情节。硬要说的话,有种平行世界的感觉吧。以尼诺没有站在门外为前提开始的……

但是,写不好😭😭😭要死了

尼诺是你们的,吉恩小天使和ooc是我的😭
瞎几把乱写,bug很多……我自己也很绝望_(:3」∠)_
【蜃楼】
(一)
“……”尼诺从梦中惊醒,蓝色的眼睛里面没有一丝刚醒的倦怠。
“啊,又是这样!”他头疼的抚住额,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现在正是午夜,月光从窗户外射进来,落在床边,洒下一片银白。尼诺靠在床头,沉着脸,蓝色的眼眸中尽是阴郁。
“……吉恩。”
低哑的声音在屋里响起,带着隐隐的叹气声。
反正一个人的时候,恶友总会出现。
吉恩,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天,还会希望我出现吗?
(二)
“……是,我知道了。阿本德大人。”尼诺拿着发亮的手机,看相窗外,声音低沉。
“阿本德大人,父亲死的时候,你……不,没什么。”
……反正你也不会在意。毕竟,他是仆,你是主。
从电话里面依稀能听见“吉恩”、“血统”、“王位”的字眼,但重复的最多的就是“保护”。
“是,我会保护好他们……为了多瓦家。”尼诺说完,挂掉了电话,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就好像和电话那头的人说话,需要在脊背插上一根钢筋一样。
走进暗室,尼诺小心翼翼的侍弄着那些照片。照片上几乎都是同一个人——吉恩。照片聚焦在他身上,周围的一切都没有那人的夺目。看上去,拍照片的人似乎对吉恩十分的偏爱。
偏爱?尼诺拿着照片的手有些用力,指尖泛白,却没有损伤到照片。
他怎么可能会偏爱吉恩?毕竟,如果不是王女的任性出走,父亲又怎么会丧生在那场灾难中?而身为效忠于阿本德大人的父亲的儿子,又怎么会来到他身边?
所以,一切都是任务……吗?
(三)
尼诺一直在想,要是他不吃那个苹果蛋糕,会不会就能够和父亲一起走,而不是被多瓦家教养。但,没有“要是”。
父亲的死讯是阿本德大人带来的。他的目的也只不过是想找一个替代品,来继续汇报欧塔斯家的情况。于是,他找上了尼诺。
带着一副眼镜和一架相机。
他不能为自己父亲而哀痛,却需要去关心那个间接导致自己父亲死亡的人的孩子。
不过,尼诺很理智。或者说,欧塔斯一家对他的吸引早已大过了那微不足道的怨恨。尤其是吉恩王子,金发蓝眼的太阳王子。
突然能够理解父亲照片上,透出的明晃晃的喜悦……
所以他一直陪着他们,从国中到大学再到ACCA……一直一直在吉恩身边,也拍下了吉恩日常的无数瞬间。
捏在手里的这张是国中时期的吉恩,金色的软发老实的贴在头上,上面带着舞会的王冠,是尼诺给他带上去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无奈表情,但却是笑着的,不论是嘴角还是眼睛。
深夜的满天星空,都比不上的国王。
尼诺感觉头又开始疼了。
自己不应该接受五长官的任务,吉恩已经开始怀疑了。他很聪明,虽然他说:
“等尼诺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的。”顺便还点了根烟。
但是,尼诺又能怎么解释?
告诉他两人之间的感情,只是一个漫长的任务吗?即使自己已经离不开了。
太多太多的照片都备了份,没有寄给国王陛下,出于私心,留在了尼诺家里。
已经成瘾,改不了了……
(四)
“吉恩!!!”
吉恩疑惑的回头,只看见一个穿着典型弗罗旺服饰的人影朝自己扑来。
宽大的袍子疯甩,脸上是一片惊恐。
尼诺?他怎么来了……
还没想清楚,那人就扑倒了他。接着一声枪响,吉恩就摸到那人腹部一片濡湿。
耳边不知是加纳利还是谁的声音嗡嗡作响,真是吵死了。吉恩一脸茫然,浅蓝色的眼瞳里一片死寂,他的盯着尼诺的发顶。
尼诺,怎么了……
“副科长,副科长。”
“啊,什么?”
“医生在叫你。您的朋友已经没事了。”
“哦。”
“病人已经恢复意识。”
……
尼诺躺在病床上,感觉外面有些吵。他突然发现,吉恩对于自己来说,早已不是任务了。
是自己一生的追求,比之父亲与阿本德,更甚。
不过,他这次可能真的把自己一直宠到现在的王子,惹怒了。
“吉恩。”尼诺带着吸氧器,有些艰难的说道,声音很闷,“这是我第一次来弗罗旺。和想象中一样美。”
“上司一直明令禁止我来到弗罗旺,这一次能够遵从五长官的命令,以ACCA‘克劳’的身份来到弗罗旺,我很满足了。”
“交代我不要对多瓦家出手的命令,我做到了。”
“这次估计能受到表扬……”
“还能说这么多,尼诺。”吉恩的左手动了动,习惯性的抖烟手势。
他很生气。
“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吗?”
“事情很复杂,我现在这种状态,可能做不到把事情完整的告诉你。你只要知道,我会守护你,和萝塔。”尼诺摘下氧气罩,无奈的勾了勾唇角。
可,吉恩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糊弄过去。
他一直看着尼诺,低垂着眼睛,露出来的那点蓝色里,情绪深不见底。
“好吧,好吧。不要这么看着我。从国中起,我就拿你没办法。”尼诺叹口气,将目光移向旁边嘀嘀作响的医疗设备。
从尼诺的父亲到阿本德大人,再到尼诺伪装的这些年。
“哦。”吉恩没有很大的反应,甚至连国中毕业晚会上,被尼诺带上王冠的惊愕都没有。就像,这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
“喂喂,你这样毫不惊讶,我会觉得纠结这么长时间的自己是个白痴的。”尼诺笑了笑,“用不着这么压抑。”
“吉恩,我是自愿的。还有,是我欺骗了你。”
所以,不用自责。
“你以为我会自责?你开玩笑吧……”吉恩沉默了,“尼诺,别再这样了。”
“你的一生不应该只为多瓦家而活。你这样,我和萝塔也不会高兴的。”
“……为我自己吗?”尼诺带着些诧异笑了,有些艰难的抬头。
“嘶……”
“你就不能老实点吗?”吉恩压不住怒气,一向平淡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神色。
“如果其他人看到你这个样子,谁还会叫你‘看不懂的吉恩’……还有啊,我的职责就是守护你们,发自内心的。”
尼诺看着吉恩因愤怒而发光的眼睛,“我的小王子。”
话音一落,空气里突然弥漫出一种暧昧的气氛,两人齐齐陷入了沉默。
“……好好养伤,我先走了。”吉恩转身。
一刹那间,尼诺感觉自己在病房昏暗的灯光下,看见了吉恩微红的脸。
再见,我的恶友。
再见,我的王子。
(五)
施万王子的ACCA100周年纪念日的闹剧现场,尼诺陪在萝塔的身边,欣赏玩了全剧。
他的王子啊,越来越出色了,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与懒。
酒吧,吉恩坐在那喝酒。打开烟盒,抽出一根烟。
“啪嗒!”
打火机掉在了地上。
一个人的时候,恶友总会出现。
“给。”
“谢了。”
“咔!”
“怎么又拍我?又没用了。”
“习惯了。”
悠扬的音乐缠绵着酒吧里每一个客人,天色尚早,酒杯轻碰:
“Cheers. ”




还有,原本是想写出相爱相杀的感觉。尼诺又怨恨又喜欢吉恩,那种挣扎的虐感……然后,发现尼诺是做不出对吉恩不好的事情的。一直看着长大的孩子,谁下得去手啊……(才不是我写不好😭😭😭)
而且,谁舍得对不起吉恩小天使啊……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