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智障

啊~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产量也是看缘分。如果有人能够喜欢我,简直是高兴到炸裂(((┏(; ̄▽ ̄)┛如果没有……那就算了😭

【我的国王陛下】(尼吉)

虽说动漫刚完结,但我情节就记不清了(果然老年痴呆了吗),幸好私设是在政变结束之后,所以虽然会有差错,但应该不会太大😭
人物照例ooc😭😭😭吉恩和尼诺小天使算是毁在我手里了……
以下正文
【我的国王陛下】(acca同人,尼吉)
(一)
“咔!”
尼诺从相机面前抬头,低头翻看着刚刚拍下来的照片。
“国王殿下已经不需要这些照片了吧,萝塔经常会去看他。”吉恩回头,走到尼诺的旁边。
“呵,就像我遇见你你总在抽烟一样,习惯而已。蹭烟的吉恩。”尼诺低低的笑道,“去喝一杯?”
“喂,这还是白天,你就想把我灌醉。萝塔会找你算账的。”吉恩抽了一口烟,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
面包店的香甜气味一点点泄露出来,两人站在萝塔喜欢的方面包店前,时不时地聊两句。
“走吧,去我家。”吉恩抽完最后一口,“萝塔昨天都在抱怨,尼诺很长时间没有来一起吃饭了。”
“嗯。”尼诺挂好相机,带上护目镜,走向一边的小巷。很快就有熟悉的摩托声就响起来。
“给!”尼诺抛了个头盔给吉恩,自己却没有戴。
“真是……”吉恩笑着摇头,一脸无奈的跨上后座,“你可小心点。”
双手包住尼诺的腰。
“遵命,我的国王陛下。”
“不要胡说……”
(二)
“啊!尼诺!”萝塔看到尼诺,开心的叫道,但马上又苦着脸看着跟在后面的吉恩:“哥哥,尼诺要来,你也不提前告诉我我一声。都没有准备。”
“不要紧,萝塔的料理都很好吃。”尼诺笑着揉了揉萝塔的头发,“吉恩也不是故意不说的。是临时起意过来吃饭。”
吉恩没管两人,脱了鞋,耷拉着拖鞋慢悠悠的晃到自己常坐的位置。
“啪!”
点上烟。尼诺凑了过来:
“吉恩,下半年的工作是什么?忙吗?”
“还好,那个事情完了以后,虽然调任书还是没有批下来,不过视察轻松了很多。明天去斯维茨,接下来一个月都没有工作。萝塔,就麻烦你了。”
“哥哥,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萝塔端着菜出来,“再说,尼诺也是很忙的吧。每次哥哥出差后,尼诺也经常找不到呢!”
想到这,萝塔有些生气,故意把手中的盘子用力放在桌上。尼诺和哥哥总是同时不在,总觉得两人有什么瞒着自己。
“……”吉恩和尼诺相视一笑,把手中的烟抖了抖。
政变一事,萝塔只知道个大概,两人也没打算告诉她。
“还有,我今天打扫的时候翻出了哥哥以前的照片,尼诺要看吗?”萝塔的气来得快也去得快,转眼就忘了刚刚的事。
自己手上可是有无数张,天天晚上都是看着入睡的。
尼诺想,面上却是笑意,“那先吃完饭吧!”
两人都无视了吉恩无奈的表情。

这种事情,就不能在当事人背后说吗?
(三)
“哥哥和尼诺是高中认识的,对吧?现在这些可是哥哥初中的照片哦!尼诺肯定没有见过。”萝塔拿出照片,虽然只有四五张,但语气里充满了阳光。
在双亲因故去世后,一直是吉恩在照顾她,最喜欢的就是哥哥了!
“对了,尼诺在高中是被选作了舞会国王,对吧?哥哥在初中的结业晚会上,是王子哦!”萝塔补充道,“哥哥,你还记得吗?妈妈……”
萝塔突然停住了。空气逐渐凝固,奇怪的氛围弥漫开来。
双亲,是不能在欧塔斯家提及的词。
“啊,我记得。母亲和父亲那天也来了。这些事那天的照片啊!”吉恩没什么反应,揉了揉萝塔的头,“不要紧的,母亲也会很开心的。”
尼诺看见沐浴在阳光中微笑着的青年,感觉手有些痒。
好想拍照啊……
移开视线,虽然青年注意不到自己的视线,但是长时间盯着他,估计也会引起不必要的困惑吧。
桌子上的照片里,男孩比现在的青年要稚嫩很多,脸的轮廓还没有现在这样的分明。
心思也明显的表露在脸上。这张带着王冠的照片,自己也有一张,是父亲照的。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少年脸上灿烂的微笑,与现在的浅笑截然不同。
像太阳的王子,照进了心里。
“尼诺?”
“尼诺!”
“啊,萝塔,怎么了?”尼诺回神,目光不可避免的撞到了青年的眼里。
好想拍照……
“我叫几次,你都没听见!”萝塔有些不高兴,“我正准备告诉你哥哥初中的事呢!”
“抱歉抱歉,刚刚想到一些事情。”尼诺笑了笑。
“看不懂的尼诺。”萝塔嘀咕着。
“看不懂的尼诺?”吉恩又抽了一口烟,浅笑着重复道。
像猫一样……
“你还不是,看不懂的吉恩……呵。”尼诺低低的笑了。
“……真是搞不懂你们两个”萝塔无奈的说,“我去拿甜点了。”
(四)
“哥哥,尼诺呢?又走了吗?”萝塔失望的端出甜点,有些为难的看了看手中多出来的那一份。
“嗯。”吉恩接过盘子,“我明天要去斯维茨,要是你又找不到尼诺,可以去找科长。”
“知道了。啊,真好吃啊~”萝塔插了一块蛋糕。
“……是苹果蛋糕……”
“对啊!我记得尼诺很喜欢吃,特意拿出来的……”
“早就,不喜欢了啊……”
尼诺没走多远就回到家,当时父亲就是特意挑选了一处距离欧塔斯家近的地方。
他的动作有些慌乱,随便把鞋子蹬在了玄关处,便很快的进入暗室,准备把今天的照片洗出来。
这件他每天做的最优先最认真的事情,今天却不能让他平静下来,手带着因着急而引起了颤抖。暗室昏暗的灯光下,尼诺的面前晾着一排照片,里面几乎全是吉恩,萝塔的只有寥寥几张。
把照片晾好后,尼诺的动作更快了,急切的走进了父亲紧闭的房间。
自从那场父亲的灾难后,他就没有再进来过。
没错,那对吉恩他们是一场灾难。对他也是一样。
现在一打开门就有灰尘扑面而来。
“咳咳,”尼诺捂住口鼻,有些费力的拖出了一个箱子,里面是父亲关于欧塔斯家照片的备份。出于某种私心,尼诺的父亲并没有告诉主人阿本德。
“有了。”
尼诺拿出一叠带着王冠的吉恩的照片。一部分很年幼,一部分已经有了现在的棱角。
尼诺盘腿坐在地上,看着照片,有些走神。
他看着吉恩长大,每一次成长都被自己和父亲记录在照片上。关于他,似乎就没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就像他暗恋莫芙本部长。
“你是王子。”尼诺的声音很轻。看着初中时灿烂笑容的吉恩,仿佛连四周的景物都要被融化的笑容,似乎和第一次在父亲照片上见到他时一样纯粹。
“你是国王,呵。”尼诺更偏好高中时期的那张,王冠是自己给他带上去的,照片是自己亲手拍的,迷糊的样子是自己的。
全部都是属于他的。
尼诺想。
“施万王子比不上你。”
尼诺低头,吻了一下照片上的吉恩。
“但你现在只是我一个人知道的国王。”
End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