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捺

【胜出】同居者

√半头的脑洞,没有前因,只有后果……


√ooc


预警完毕_| ̄|●


绿谷出久刚给学生们上完课,回到了和爆豪胜己一起住了很多年的家。

今天是个好天气,阳光温和的照射着,带着浅黄色不太刺眼的光,蔚蓝的天空中还浮着几朵软乎乎的云,空气也像带着阳光的温度。

雄英高中一如既往的带着生气,似乎连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一朵花,都带着小英雄们的昂扬。

绿谷出久有些累,他已经很老了,但是却是第一次觉得累。金色穿过树叶的间隙落在他带着银色的头发上,翠绿的头发没有了光泽,并不好看的皱纹带着时间的悠远,趴在他的脸上。

他确实已经老了,他都看着英雄NO. 1换过很多次了。
想当年,他也占据过榜首,而作为他的对手与朋友的爆豪胜己,轰焦冻以及其他人,都一直紧紧的追赶自己,都不曾放松过。

但是,现在大家也都不得不放松下来了。

听说,轰君和八百万的孙子已经快要参加雄英的入学试验了,丽日和饭田也都退休颐养天年了……

而他,似乎也快要走带尽头了吧?

所以啊,时间过得可真是太快了。

绿谷出久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掏出钥匙。他有些近视,可能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做笔记做的太勤快了,眼睛没有保护好。

钥匙不多,却长得一样,楼道里的灯光坏了几天,今天还没修好,有些昏暗。绿谷出久只好弯着自己的老腰,眯着眼睛,稍微吃力的把钥匙凑近一点。

他还没看清,门就开了。

门口站着个一样白发的老头,一看就很凶的那种。

当他开口,也确实如此。

“臭久,你这上课上哪去了?”

语气不怎么好,但是因为上了年纪,语速变慢,反倒透着一股关心。

不过,也确实是关心。

爆豪胜己已经是个老头儿了,但是他依然有这与生俱来的暴躁脾气,他刚刚开门也并不是和绿谷出久有什么心灵感应,只不过他觉得应该出去找哪个总喜欢给自己添麻烦的家伙了。

仅此而已。

“小胜上了年纪了,就不要总是生气,对身体不好。”

绿谷出久也早就习惯了自己同居者的脾气,用着童年开始就用的称呼,带着一些敷衍和讨好,八九十的老爷子就这样慢慢的走进了房间,当然也连带着另一位老头儿。

绿谷出久喜欢称呼对方为同居者,虽然他们这种情况应该算是恋人。

但是,他和爆豪胜己都不爱对方,只是搭伙过日子,所以还是同居者比较合适。

晚上,两个老头儿躺在床上,并排躺着,头还有这一些距离,同一张被子底下却肩挨着肩,脚抵着脚。同样苍老的皮肤互相挨着,松松垮垮,上面还有这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口,感觉并不怎么好。

老人特有的腐朽味道早就弥漫在屋子里,两人也早就习惯。

绿谷出久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会有些晃神,精力更加难以集中,只能涣散着,过去的事情反倒越发的清晰起来。

“小胜,你喜欢我吗?”

有些虚弱的声音,带着老态,在昏暗的屋子里响了起来。

爆豪胜己没有动,好像没有听到似的,过了半晌才给了答案。

“不喜欢。”

同样是很低沉的老年人的声音,还带着微微的沙哑。
爆豪胜己有些想要抱着身边的人,对方的身体有些干瘪,这是他前几天的感受。

这两天他有注意饮食,也不知道这个小老头儿胖了一些没有。

“那你爱我吗?”

“……不爱。”

这次爆豪胜己回答的有些快,侧过脸,旁边是他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样子,有时候爆豪胜己都感觉自己能够数清楚这人的头发。

“那就好。”

绿谷出久有些安心的应了声,声音很低,很沉,就像忍不住睡意,马上就要睡过去的小孩儿。

他翻了身,侧着身子,有些蜷缩着紧靠着爆豪胜己。

心里面十分平静和安详。

他要死了。

他知道。

爆豪胜己应该也知道,要不然不会抱着自己这么紧,就像怕自己丢了一样。

明明他从来没有走丢过,爆豪胜己被敌人俘去的时候,还是他过去救得他。

“你要死了吗?”

年轻时候的脾气早就慢慢的收敛起来,甚至绿谷出久也早就没有受过他多少气,只是语气改不掉了,总是这样冷硬的带着嘲讽。

但是,现在他似乎有些害怕。
“嗯。”

绿谷出久回答着,甚至还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的发丝上下摆动,带着爆豪胜己的胳膊也痒痒的。

爆豪胜己不想移开这个人,于是他一直忍耐着痒意。痒意忍着忍着,就到了心里,变成了疼。

微妙的,就像猫爪挠抓一样,留下了红印子和疼痛。

“睡吧。”

爆豪胜己眼睛有些酸,僵硬的拢了拢胳膊,和那个人背后的被子。

“嗯,好。”

“明天不用叫我起床,也不用准备两人份的早餐,也不……”

“臭久你怎么这么多话?!快点睡你的。”

“嗯,那再见。”

爆豪胜己听到再见的时候,有些难以接受,但是身边的人却已经陷入了睡眠。

永久的。

爆豪胜己有些神经质的又一次拉了拉被子,帮对方盖好。

他明天还要叫这个懒鬼起床,应该早点睡了。


就写着……玩的……
有些想写完整,就放出来试试。
原始的脑洞就是,绿谷和爆豪都不喜欢对方,(其实最主要是爆豪喜欢绿谷)然后却在一起过日子,然后死的时候的一幕……
emmmm
遁走……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