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捺

emmmm
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
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
产量也是看缘分
在忙日语考级
产量随缘
杂食党
小英雄,小排球,宝石之国
家教,猎人,尼吉……
都吃

【现欧】彼方


(一)
现充从梦中醒来时,额上带着刚刚做过噩梦的汗珠。

他觉得有些恶心,于是,冷着脸从干净到极点的白色床铺上下来,只穿着最简单的格子睡裤,赤着脚踩在木质的地板上。

其实,那也不算是噩梦。

现充穿好拖鞋,拖着地走着,“达拉达拉”的声音在空旷的卧室回响。

他只是梦见了大学的欧神,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他,所以,也不失为一个美梦。

现充洗好脸,带着水珠的脸被镜子忠实的反应出来,五官俊秀,深邃的眼神中蔓延着死水般的平静。这是一张足够英俊的脸。但是却并不开心,面无表情却透着一股苦大仇深的味道。

然后这张扑克脸笑了下,十分标准的微笑,也十分机械。

似乎被这个微笑恶心到了,笑容被微妙的嫌恶取代,又迅速回到了面无表情的状态。

穿衣,穿鞋,打扫卫生……现充就像一个已经定好程序的机器人,稳定无趣的执行着每天的任务。

屋子的窗帘已经被打开,金色的阳光打进来,撒在光洁的地板上。阳光的轨道上,并不存在着应该有的细小尘埃,整个房间干净整洁,也带着难以被温暖的冰凉。

他突然想起来,他昨天去见过欧神,偷偷的,就像一个猥琐的偷窥者,就像一只见不了光的老鼠,从阴暗恶臭的水沟里,瑟瑟缩缩的探出头,看了看一直向往对阳光。

所以,才会又梦到那家伙……

现充心里恍悟。

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那家伙了,从知道对方结婚的那一天起。

(二)
现充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欧神的,但是,他从开始有了两性概念以后,就明白自己和一般男生不同。

他喜欢男生。

这是个污点。

现充从小就明白,自己必须成为父母能够炫耀的资本,他很早熟,所以,也从不觉得自己被要求有什么不对。

优渥的生活条件,与优秀的儿子,这是一个等价交换。

当知道自己从出生以来,基因里面就刻下了那一个污点时,现充开始觉得这个世界很脏。

什么东西都脏,除了自己。

又或者相反。

什么东西都干净,除了自己。

所以,在知道上大学必须要住宿的时候,现充有些崩溃,他去找过辅导员,但是有着一颗高傲自尊心的他,无法面对那个和善的男人,说出原因。

没有原因的申请,自然是不了了之。

有时候,现充也会想,如果当时自己搬出去,没有遇上欧神,会不会生活的更轻松一点。

但是。

他又有些舍不得,非常舍不得。

彼方这种东西,能不能到达,不重要。

重要的是,存在彼方。

他确实因为这个“彼方”得到了稍微的救赎。洁癖症的缓解,让现充的内心装进了一个名叫“欧阳”的小人,沉甸甸的,有些新奇,有些沉重。

对方是个直男,现充一直都知道。

对方可能会有喜欢的女孩,现充也知道。

但是,他从没想过回来的那么快。

大二那一年,他的洁癖加重,宿舍的高锰酸钾味儿,一连几天都消失不了。主席自不必说,连伟哥这个老好人都有些意见。

欧神忍无可忍又把他带去了医院,因为是心理疾病,欧神也不好意思进去旁听,只是在冰冷的医院长椅上,玩着手游。

现充出来的时候,他刚抽出三个ssr。现充的神情有些憔悴,也没有正面回应欧神的关心,只是用着欧神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冰冷平静的语气说:

“没事了,多谢你的关心。之后我会注意的。这段时间,麻烦你们了。”

当时,他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高领束缚着他的脖颈,衬得脸色很苍白。

就好像受到了什么十分沉重的打击。

(三)
一连很长时间,现充都很忙,除了晚上回来睡觉,就没有人见到他。欧神有些奇怪,曾经在剧社的群里面问过,但是却得到“高老师退社了”的消息。

“!!!什么时候退社的?”

“高老师没告诉过你吗?退了快一个月了。听说,好像是准备出国,就不能够在在社团活动了。”

“出出出出国?!”

键盘的声音在宿舍响得心烦,欧神的声音里面带着惊慌:

“伟伟伟哥!老高要出国?!你们知道吗?”

“……是是吗?”

伟哥的声音有些僵硬,眼神飘忽不定,实在是可疑得很。

“呵,瞒着这小子干嘛,人院草早告诉我俩了,还要我们连着瞒你呢!”

主席的声音透着幸灾乐祸,他不喜欢现充,也不喜欢欧神,最后添堵的时候,总是要把握住的。

“别,主席,你就少说两句吧。”

伟哥心道不妙,努力打圆场,一边冲着呆滞的欧神干笑:

“老高,可能就也是不敢告诉你,怕你担心,不高兴嘛!”

“呵呵哒。”

主席冷冷的笑了声,没有接话。接了响着的手机,往宿舍外面走。

欧神确实有些楞,但是却不代表他死机了。拿出手机,带着被欺骗的气愤,发出了带着质问意味的一句话:

“你要出国,是不是?”

“是的。”

回复来的很快,欧神猛然间想到,这个人回复自己从来都很快。

“我是不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老高。”

“对不起。”

道歉之后是解释,很快一长串的话就发过来了。

“我的病跟我父母好好谈过,上次伟哥劝我和他们好好谈谈,他们理解了,于是准备带我去一所国外很有名的医院去治疗。预约有些紧,所以走的很急。”

“并不是不想告诉你,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我其实很不想走。就算只是看着都好,但是医生说,那样伤口永远也好不了,建议我离开。我也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差到了极点,做出什么我也不清楚,所以,只好赶快走了。”

“再说,就我现在的洁癖程度,在宿舍里,你们不得把我骂死吧。”

现充最后开了个玩笑,但是这头的欧神完全体会不到笑点。

有些心塞,鼻子也有些酸。

欧神想着自己这个钢铁直男,居然因为这事哭出来,有些受不了。但是,眼眶的红却不是他自己能够控制的。

手有些抖,打出“那你好好治病,我代表祖国母亲随时欢迎咱们老高回来。”的字样。

“嗯,谢啦。”

之后,欧神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微信号亮起。

那个在大学总会一脸嫌弃,但还是照顾了自己两年的兄弟,就像一颗沉入海底的宝石,在没有光线的深海中,再也没有发过光。

(四)
现充从过往的回忆清醒,恍惚发现自己还呆站在玄关处,手握着门把手,没有转动。

其实他的病还没好,他一直都知道。

但是,再又梦到欧神的那一刻,他才如此清醒的认识到。

自己永远也好不了了。

对方之于自己,就像阿多尼斯笔下的那首诗。

“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
我瞥见幽深的黎明
我看见古老的昨天
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
我感到宇宙正在流动
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区别可能只在于,宇宙只在他的眼中流动,而自己的眼中只是倒映着影子。

然后,现充开了门,走进阴暗的楼道,消失在逐渐关闭的狭小电梯里。



这是个刀子,但是由于水平不足,写的简直惨不忍睹。
心塞塞。
今天真的很心疼高老师。
只要想一想,身为一个洁癖但是还那么纵容欧神那样一个懒人,就感觉高老师真的是个好人,就是眼光不怎么好,喜欢上了一个直男。
小说里面,总会出现直掰弯的情况,但是,就算这样,我们的高老师,也不会狠下心让欧神走到这条不好走的路上,可能告都不会告诉他。
虽然冷冷的,但确实很温柔啊,我们的高老师。
抱抱他,虽然可能(好吧,就是一定)会被嫌脏。
希望之后,高老师能够在龙妹笔下有一个好的结局。
就算孑然一身,也请能够坚强,也希望高老师能够治好病。
为高老师笔芯。
么么哒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