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捺

emmmm
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
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
产量也是看缘分
在忙日语考级
产量随缘
杂食党
小英雄,小排球,宝石之国
家教,猎人,尼吉……
都吃

【现欧】关于一次日常的火锅会谈

【现欧】关于一次日常的火锅会谈

“我吃不了辣……至少得是鸳鸯”

现充的语气有些无奈,他也知道对于欧阳这个无辣不欢,跟着自己一起去吃白锅,是不可能的,只能退而求其次。

“真只有辣锅才能吃!!!”

欧神换好衣服,够过去看他的手机,语气十分激动。

“……”

“……”

沉默,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眼中带着自己的坚持。



不!我不能放弃我作为吃辣地区的人的尊严!!!

我会被辣死的,欧阳……

不!我要保持我身为人最低的底线!!!

欧阳……

……



眼神的交战十分之快,欧神败在了现充的眼神下,妥协的说道:

“行吧,鸳鸯就鸳鸯,真是服了你了。”

“行,那就走吧。”现充的脸上带着一丝隐晦的笑意,“补偿你,我请客行了吧。”

“那您可说好了啊!我这火锅一吃起来,可就刹不住了。”

欧神还是对于自己妥协吃鸳鸯有些忿忿。随便从衣柜拽出一件衣服,就穿在身上,至于刚刚换下来的衣服,自然是叠的规规矩矩,安安稳稳的放进了他的衣柜。

毕竟,现充还在这里,他可不敢把自己的衣服就这样随便一塞。要不然,等着他的可能就只有高锰酸钾拖地的待遇了。至于火锅,自然也是变成了高锰酸钾锅。

现充看着对方就准备穿个这个出门,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你再加件衣服,或者穿你那件卡其色,厚一些的外套。今天外面的温度不高,小心不要着凉。”

话里话外的关切真真实实的,完全看不出来,刚刚对于伟哥关心妹子的不赞同。

“我一大男人,哪那么容易感冒?吃火锅,没一会儿就热了。穿多了没用,麻烦!”

欧神摆了摆手,一副安了安了的表情,跃跃欲试的向门外走去。

啊!我的火锅,等着我!!爸爸马上就接你们回五脏庙。

但是,现实总是会打肿欧神的脸,他似乎有些时候的运气会出奇的不好。

外面实在是不应该有的严寒。像他们这样的地理位置,在这个月份,不应该这么冷才对啊!

嫉妒的看了眼,身边又暖和又帅气的现充,欧神在心里流下了悔恨的泪说。十分眼馋的盯着现充那条完全只用作装饰的围巾,欧神还没开口,那条围巾就被主人取了下来。

还带着对方的体温,和现充身上独有的洗衣液的味道,就这样把欧神包裹住了。深蓝的布料,衬的某个死宅越发的白净。

“谢了啊,兄弟。”

欧神带着围巾,感觉到暖意,有些高兴的锤了锤现充的前胸。

有时候可真觉得主席算是说了句正确的话,现充真是越来越向自己的妈进化了。

“以后要记得多穿点出来。”

现充沉着脸叮嘱道:

“毕竟,我也不是每次你冷的时候,都会为你戴围巾。”

“好好好,都听你的,你最棒!”

欧神明显的心不在焉,他转过头,看着一旁的现充,因为火锅而皮卡皮卡闪亮着的双眼里,是只有打游戏手很热时,才会有的激动。

“就算只是站在外面闻味道,都感觉亲切啊!”

“那我进去吃,你就在这里闻味道吧。”

现充眼含笑意,调侃道。

“别啊,说好请客啊!咱们院草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欧神一把勾住他的肩,嘚瑟的说道。

可能是因为隔得太近,反而没有看见现充红起来的耳朵。

现充有些不自在的贴着身边的这个人,对方作为一个钢铁直,不知道自己这种反应也是正常,眼神有些黯淡下来,现充默默拿开肩上的手,故意装作嫌弃的样子:

“你这个爪子,多久没洗过了?”

“我保证,我上完厕所有洗手!”

欧神说着,还顺带做了个发誓的动作。他被这可以称为冬日支柱的火锅味蛊惑的不行,整个人都恨不得像汤姆猫一样,飘过去。

“行了,把你馋的。可别丢人了。”

现充刚刚还有些复杂的心情,瞬间就被打破,忍无可忍的给了他个“栗子”,但还是妥协的加快了脚步。

只是,再怎么快点走过去,也还是要排队。两个人进入火锅店也是在接近两个小时之后了。

漫长的等待似乎也是冬日火锅店的一种特色。坐在等待区,看着每一个锅冒出白白的雾气,弥漫在火锅店的上方。热腾腾的辣锅,鸳鸯锅,“咕噜咕噜”的噗着泡泡,薄如蝉翼的肥牛肥羊卷,晶莹饱满的鱼丸牛肉丸,各式各样的肉菜,连素菜的绿色也为红辣辣的锅更填食欲,就不要提每个人旁边都放着一碟碟的调料,泡着浓郁美味的汤汁,显得格外美味。

欧神感觉自己饿的都要眼冒绿光了。

等到终于坐在位置上时,连现充都有些受不住的期待起来。至于欧神,这位早就把刚刚视若珍宝的围巾解了下来,袖子挽至胳膊肘,一副饿狼扑食的样子。

“啊,大家都是我的宝贝啊……土豆片熟的慢,先放,金针菇也可以放进去,丸子丸子,老高,把丸子下进去,等下锅冒泡了,就可以开始涮羊肉了。”

欧神一副十分在行的指挥道,还不忘对依然保持男神脸的现充卖安利:

“老高,这土豆片啊,煮熟了以后,糯糯的,那个汤汁啊,全在里面,在蘸蘸酱,我的天啊,不要太好吃,还有金针菇,火锅不加金针菇,简直就是邪教,美味啊!!!”

欧神一边说,筷子一边在辣锅里来回转,时不时把下进去的东西捞出来看两眼,像极了饿了几天的狗崽子,又可怜又好笑。

起码,在现充眼里是这个样子的。本来这次请对方出来吃火锅,就是想到他很久没有出来过,再加上一直叫他帮忙,有些不人道,就请这人出来吃顿好的。

可是,真的这么饥渴吗……

现充有些不能理解,尤其是看见了那在灯光底下,红辣椒浮起一片的辣锅,看着上面亮亮的一层辣油,还有各种香料……现充就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清汤压压惊。

看着他都感觉嘴巴要烧起来一样,现充感慨了一下,发现欧神连调料碟里面都是辣的东西的时候,现充的眼皮忍不住一跳,这也有点太可怕了吧。

“你这就不辣吗?”

现充看着欧神将已经熟了的金针菇蘸了蘸调料,就把那辣油满满的金针菇放进了嘴里,并且一脸享受。

现充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金针菇。

“辣个毛线哦,这点辣算啥子咯。”

欧神一边吃,一边说,虽然辣的吸口水,但还是觉得就得这样:

“我说啊,这吃火锅不就得这样,辣,热,在灌口冰可乐,就一个字,爽!像你们这种吃清汤的,理解不了。”

欧神的嘴辣的红红的,整个脑门儿上全是汗,茶色的头发有一些被汗水打湿,贴在了鬓角,不要说早就辣红了的两颊,连眼眶都被辣红了,还不停的吃辣锅。

现充夹起一片涮好的羊肉,蘸了蘸自己的芝麻酱,看着白嫩嫩的羊肉片,再看了看对方的锅,带着十万分的庆幸吃了下去。

自己刚刚的坚持,果然是对的。

要是和这小子一起去吃辣锅,自己可能会挂。

现充有些忧桑的思考,下筷的速度也不比欧神慢。两个人都是能吃的年纪,桌上的菜基本都是肉菜,为数不多的两碟青菜,还是现充觉得最后得去去油才点的。要不然,按照欧神那食肉属性估计两个人是吃不到青菜了。

中国人吃火锅,那是没个一两小时解决不了的,吃完没关系啊,咱们要接着坐坐。于是,吃饱喝足的欧神同学有些懒得动了,坐在板凳上消食,一边揉着自己已经吃撑的肚子,一边取笑现充:

“老高,我说你这完全不行啊,我刚刚可就只让你尝了一口辣锅,你这嘴就辣成这样了。现在都没消,可像涂了那啥啥色号的口红。”

“欧阳,你说我,你自己就好哪去了?”

现充有些挂不住脸,冷冷的斜了他一眼,说道:

“你这样子,像香肠似的,可别笑了啊。”

你这样子,像被谁亲了一样。

现充在心里想到。

欧神的嘴巴有些肿,红红的一片,上面还带着一些未擦干净的油渍,在灯光下亮亮的,诱人的很。这家伙还不知道收敛,一张嘴聒噪的说个不休,现充恨不得亲上去,堵住这张嘴。

“切,我俩等级完全不一样好吗?”

欧神不屑的说道,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直接从凳子上弹了起来。

“我的游戏!!!我们快点回去,快点走。卧槽,忘了今天有活动了!”

欧神急急忙忙的拿起围巾,随手就是这么一围,看的现充直皱眉头。在看见这个人就准备这么顶着一张脏嘴就要往外面跑,现充忍无可忍的抓住他的手腕,抽起一张纸巾,就擦上了欧神的嘴,恨铁不成钢似的,力气还有些大,弄得欧神有些疼。

“我的老天,你嫌我脏就跟我直说,这擦得也太用力了吧。”

欧神有些心疼的摸了摸自己的嘴,抱怨道:

“这肯定都破皮了,高老师,您可真厉害。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谁接吻了呢,这还得是火辣辣的深吻啊……”

欧神在前面走着,脖子上原本凌乱的围巾,早在他被某人擦嘴后,就整理好了。他可不想继擦嘴之后,再让咱们院草高老师系个围巾,弄得两个人gaygay的。

现充慢他两步,目光不受控制的移到对方还露出来的一小部分脖颈,深蓝色的围巾并不厚,曾经自己体温的东西,就这样圈住了对方的皮肤,有一种肌肤相贴的错觉与满足感。

身后的右手不自觉的摩挲了一下,仿佛还能感觉得青年唇瓣的温度。现充有些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想起对方刚刚一脸莫名其妙外加难以置信的表情,现充就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也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傻。

也说不好,装傻和真傻,哪一种更残忍。

高老师思考了一秒钟就放弃了,反正在他喜欢上前面这个人后,就没指望自己能够得出答案。

加快了两步,赶上欧神。

现充将手伸进对方的围巾里,冰手碰到温暖的脖颈,瞬间就将那一片皮肤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卧槽!!!老高,你干嘛呢!”

“暖手……”

……

青年们的声音渐渐传远,路灯下两人的影子,好像相交,又好像平行。

只不过,现在你还在,而我也没变,我们还能这样一起吃火锅,我还能这样对你胡闹,怎么想,都是值得庆幸的了。



莫名觉得自己又虐了现充🙊🙊🙊
大晚上写火锅,写的我真饿啊啊啊啊啊
好想吃火锅(;´д`)ゞ
就是一个接漫画以后的小脑洞
但是,没想到会有这么长∑(O_O;)
一如既往地ooc
´_>`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