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捺

emmmm
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
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
产量也是看缘分
在忙日语考级
产量随缘
杂食党
小英雄,小排球,宝石之国
家教,猎人,尼吉……
都吃

【轰出】给那位只看不买的客人的信 大写的OOC

【轰出】给那位只看不买的客人的信

√ooc,十分ooc ,是身为写的人我都觉得ooc的不行


√私设:只看不买焦冻攻×书店老板出久受(虽然到最后,好像和这个设定没有关系)



我选择死亡:)


(一)

绿谷出久站在柜台后,装模作样的整理着手边的账本,灵活的眼珠却时不时转向斜方书桌边坐着的异发男子。


对方的发色很罕见,一半是雪一样的白,一边却是火一样的红,明明是扎眼甚至到了非主流的地步,但是在对方身上,却是难以说明的好看。


不对不对,绿谷出久打断自己的脑内活动,现在可不是花痴的时候,绿谷出久你要勇敢的冲上去!!!


其实,绿谷出久本身也十分无奈,他并不排斥有客人一直在书桌边看书,毕竟他开书店也是因为他喜欢书,也乐意为那些喜欢看书的人提供便利。


可是!!!


轰焦冻——那位先生——严重阻碍了书店的经营啊!!!先不提他已经连续在这里看了一个月的书,而且每次都从开店做到打烊,一本书都没买过!!!就说因为对方的英俊,而犹如嗅到花蜜的蜜蜂一样蜂拥而至的少女们,这就为他带了来极大的困扰啊。


书店讲究的是安静,但是一群少女为了个帅哥而来,怎么可能安静的下来?!


时不时制造的一些小动静,故作姿态弄出的一些为了吸引对方目光的举动,都为绿谷出久的书店带来了重大的打击。


对方来的这一个月,就是一个大写的,鲜艳的,赤字!!!


再看这一点都没有不再来的倾向,绿谷出久表示,自己可能要被饿死了。


当然,绿谷出久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他有请过这位先生到外面的露天书桌去看书,但是被对方用一张那样帅气的脸看着,耳边传来的是对方带着困扰的温柔问句,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不仅眼睛要被闪炸了,连耳朵都要流鼻血了,于是所有的一切,都因为绿谷出久潜藏的颜控属性而破灭了。


“那个,不好意思,麻烦小点声音。”、


又听到一阵嘈杂,无奈地叹了口气,绿谷出久走到一个有些激动的妹子面前,带着小雀斑还有些婴儿肥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充满歉意的提醒道。


“啊,不不好意思。”


妹子红着脸道歉,但是视线依然火热的盯着看书的轰焦冻。


看着依然坐在位置上,仿佛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的轰焦冻,绿谷出久不知道怎么就觉得有点牙痒痒。


恨恨的瞪了对方沐浴在温柔的黄色灯光下,更显英俊的脸,绿谷出久偷偷地做了一个鬼脸,愤愤的回去收拾被打乱的暑假。


“呵呵。”


轰焦冻看着手中的书,突然笑了下。


线条明朗轮廓分明的五官被灯光柔和,一贯带着冷意的眼角眉梢,因为这丝浅笑而泛起了波澜,就像春日回暖,那一刹那的冰雪消融,让人忍不住去猜想,这个俊美的男人到底是想到了什么,才会笑的这么温柔。


反正,就是一个字:帅!!!


更遑论对方眼中倒映着的温柔灯光,就像星辰落入了那双异色的眼睛,仿佛一瞬间身后开满了美丽的花,连香味似乎都能嗅到。


“真是太可爱……”

轰焦冻摇着头,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呢?

还能再可爱一些吗?


当然,在一边蹲守的妹子们则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笑容,摄走了魂魄,一路都是迷迷糊糊的回家,嘴里还在念叨着“我TM看到了天使吧……”




第二天,轰焦冻再来时,才发现自己应该收回自己昨天的话。

绿谷出久能够比自己想象的更可爱一点!!

不然,你瞧瞧在他自己的专用座位上放了什么?

一封信,还标着“写给只看不买的你”,甚至欲盖弥彰的没有落款。

也不看看,现在这个时候,除了他和他以外,书店里还有没有其他人。

所以,真的是吃可爱长大的吧?

轰焦冻如是想。



(二)

发现绿谷出久自以为很隐晦的观察着自己这边,轰焦冻不动声色的将信封拿起来,正反看了看,又作势准备将信件摆放在另一张桌子上,发现因为自己的动作,而紧张观望的“小兔子”,轰焦冻又不可避免的被萌了一脸,同时坏心思也难以遏制的升起来。



“老板。”轰焦冻走向柜台,修长匀称的身材,是他即使只是普通走路,也像模特一样引人注目。袖子处解开了扣子,卷起来,露出了精壮的小臂。他将胳膊闲适地摆在澄黄色还带着木纹的柜台上,开口问道,“不知道是谁放了这个信封到那张桌子上,您要不看看?”



嗓音充满磁性,问句像含了个小钩子一样,让绿谷出久本来就因为要说谎而绯红的脸,烧得更加厉害了。



“我,我没注意到啊,可能是今天早上刚开店的时候,有个年轻人放的,应该是给你的。”绿谷紧张的解释道,背上冷汗都渗了出来,“那个位置不是经常只是你在坐吗?”



绿谷出久充对方干笑了两声,赶紧低头假装自己很忙:“客人你要不看看,应该是给你的。那个年轻人好像也给我提过,说是给一个发色有些奇怪的人的。”



他的声音很小,磕磕绊绊的,脸上因为说谎而出现的红晕一直都没有下去,一双碧绿的眼睛四处转动,不敢直视面前这个年轻人。



“嗯?是吗?”轰焦冻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但是,像老板你这种绿色的头发,也有点奇怪吧?我们两个也真的很搭呢。红色和绿色。”



“额,是吗?”绿谷出久僵硬的接着话,整个人从头发到穿着,都透着一股被欺负的气息,软软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把。



而轰焦冻也确实这样做了,确切的说,是把那头蓬松的卷卷的绿毛胡噜了一把,出乎意外的柔软,就像这个人一样。于是,轰焦冻忍不住一揉再揉。



绿谷出久完全就当机了,头上传来的触感清晰地让他觉得自己可能还没睡醒,一双大眼睛,就这样因为惊愕,走神了。



嗯,确实很有绿谷出久的风格。

轰焦冻又被逗笑了,唇角勾起微妙的弧度。虽然刚刚他一直在暗地里撩拨对方,但是这个小呆瓜好像都没注意到,现在还因为自己摸了他的头而发起了呆,真的太可爱。



回过神来的绿谷出久不自然的移开头,在看到青年眼中明显的笑意后,一直就很红的脸完全变成了红苹果,脸上的小雀斑更衬的他多了几分稚嫩的羞赧。



“先生,我这里还有事要忙,您先去干自己的事情吧。”

绿谷出久小声的建议道,头低的死死地,手上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翻些什么,十分的不知所措。



“好的。”蕴含着笑意的回答,轰焦冻拿起了柜台上的信,垂眸看了看,又抬起头对放松下来的绿谷出久说,“老板,下次这个人在写信给我的话,能够让他当面交给我吗?”



“额,我尽量,哈哈。”绿谷出久被这句话惊得差点咬到了舌头,水当当的眼睛里面全是惊慌,还强装镇定的答应下来。



才没有下次的信好吗?!

在心里这样说道,绿谷出久看着对方终于离开的身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安慰好仿佛吃了跳跳糖的心脏,终于开始一天的工作。



这边,在自己的特定位置坐下的轰焦冻,拆开信封,看着从里面掉出来的寥寥几行的信纸,有些无奈。



(三)

先生你好:

我是这家书店的常驻客人,您的到来已经严重影响了书店的环境,希望您下次能够有意识的减少打扰大家的次数。

您的容貌吸引来了许多女性,虽然错不在您,但是您大可买了书回家阅读,那些为了来看你而打扰到我们的女性,也不会就再来了。这样,书店的环境才会回到从前。

希望您能够注意这个问题,想必对于老板而言,您的存在确实打扰到了书店的正常运营。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



还真是强硬啊……

轰焦冻在心里感慨道,盘算着自己的行为是不是真的很打扰这家书店的运营,最后,无奈的得出了肯定的答案。



但是,想到绿谷出久,轰焦冻有些不甘心,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长着小雀斑,头发卷卷的像只人畜无害的小动物一样的店长啊。



真的很伤脑筋啊……

轰焦冻烦恼着,手中像往常一样拿着书,厚厚的大部头放了两个小时都一页未动。眉头处却轻轻的拧出了个“川”字,一直以来并不怎么明显的冷气,外放了起来,变成了一张比平时更加冷峻的脸。



啊啊啊,糟糕,这个客人生气了!是不是我写的太凶了?其实人家也没有做错什么,我要是专门安排一张比较隐蔽的桌子,其实就可以很好解决了啊,为什么看到这个客人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要冲他抱怨啊,不过,不管谁看到这么个大帅哥天天这么温柔地看着自己,都会生气吧,明明是男生啊,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啊……

绿谷出久在心里不住地碎碎念,一会儿抬头看一眼比空调制冷效果都好的轰焦冻,焦躁的咬着自己的指甲,手中圆珠笔的按笔声一下接一下,完全停不下来。


老板,能够小点声音吗?”一个客人抱怨道。



“好好的!”绿谷出久吓了一跳,手上一松,将笔一下子就摔在了桌子上。

这个动静吵醒了还在思考的轰焦冻,回头看了看那颗被柜台遮着,只能看见一点脑袋尖的头,看着它不停地晃来晃去,不知道怎么的,就叹了口气。



拿出手机,打开一个名叫“帮男神追妻”的群,发了一条消息:

“大家就不要来了,太影响他的生意了。让他生气了。”

群里瞬间就炸了:

“诶诶诶,小老板那么好,真的生气了吗?”

“那么软的小老板啊啊啊啊,之前还给我们零食吃的人啊!”

“不不不可思议,男神,你不会对小老板只做了什么事吧?怀疑的眼神”

“楼上加一”

“加二”

……

看着瞬间歪掉的回复,轰焦冻将那封信拍了下来,发到群里,并且回复道:

“我并没有做什么,谢谢。”

“哇,小老板的字很可爱啊,和他一模一样。”

“想揉小老板怎么办……”

“我也想揉!!!太可爱了!!!”

“简直是天使啊啊啊啊!”

……

看着迅速增长的消息量,轰焦冻有些心累,觉得自己当初相信姐姐的这种计划,可能真的是脑子坏掉了。

合上书,轰焦冻将书放回原位,走向柜台处:“老板,我先回去了。”

明明今天早上的对话是两人对话数量最多的一次,可是这人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当作两人已经熟悉起来,连回家都要打个招呼。



“啊?行,欢迎您下次光临。”

绿谷出久的回答也很迟钝,带着不确定的笑容回答道,估计心里也在想,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我这两天有些事,应该不会来了,你别在意。”轰焦冻接着叮嘱道,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此举十分多此一举。



“好的。”绿谷出久莫名其妙,打量了对面高挑清隽的男人,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他这么熟悉了。



(四)

轰焦冻确实如所说的一样,已经几天都没来了。绿谷出久时不时会习惯性的看看那张某人的专属书桌,然后再发现是另外一个人时,才猛然回过神,忽略掉内心一丝淡淡的失望,继续忙着自己的工作。



今天是个好天气,晴空万里,碧蓝的天空清澈的仿佛平静的湖水,阳光灿烂却并不刺眼,暖呼呼的洒满整个世界,也好像照进了人们的心里,驱散了阴雨天的潮湿。



绿谷出久坐在窗边的桌子旁,懒洋洋的趴着看向窗外。耳边是丽日御茶子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的声音,空气中是混合着阳光气息的咖啡香味,让人不禁更加想要就这样晒着太阳睡过去。



啊,多么舒服的一天啊……

绿谷出久在心里感慨道,一向精神的头发此时也和主人一样,软趴趴的耷拉着,像一只小绵羊,躺在绿油油的草地上舒展四肢,沐浴着阳光。



“你今天不谈谈那个‘不买书’的万人迷先生了吗?”

丽日御茶子抿了口咖啡,好奇的问道。



她是绿谷出久的好朋友,这个靠窗的位置基本上是给她预留的,但是上个月却被那个先生占了一个月,让她有些在意。而且,自从那个人来了以后,绿谷出久和她谈论的话题,就从看的书变成了“不买书”先生和看的书。范围扩大,跨越了品种,直接从无生命物体变成了有生命物体,这实在让丽日御茶子更加好奇。



再加上,绿谷并不是一味的吐槽对方不买书,或者是影响书店经营,更多的是说“今天那位先生又笑了,太帅了”,“今天那位先生看的书居然是那么难懂的,而且他居然一天就看完了,还是英文原版”,“那位先生的衣服也太好看了吧,但是我穿不出那种味道来啊,桑心”……等等一系列以“那位先生”开头的句子,丽日御茶子都不知道自己听了是十万句还是早就过亿了。

今天却一反常态,只是在这里发呆晒太阳,实在是太奇怪了。



绿谷出久晒太阳晒得连反射神经都慢了几拍,愣了一会儿,才转头,却是看向书店里面寥寥无几的客人,发现不会打扰大家,才开口回答:“哦,轰君这几天有事,可能来不了。”



“轰君?”丽日御茶子控制住自己的音调,不可置信的重复道,“你们都已经这么熟悉了吗?”



“没有啊,只不过是他走的时候跟我说了声,可能是想要我帮他留意座位吧。”绿谷出久解释道,心里却因为这个解释泛起了微妙的不适。



轰焦冻明明就是特意要跟自己解释的。



“诶?是吗?所以我们的小久,今天就这么的沉默吗?”丽日御茶子调笑道,早就停下的打字的手也像绿谷出久一样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是小臂,大臂,最后是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和绿谷出久脑袋挨着脑袋,用气音聊天。



两人就这样脑袋顶着拍在桌子上晒太阳,都有些昏昏欲睡,也就没人注意到刚刚推门进来的轰焦冻。



轰焦冻的口袋里还装着从姐姐那里要来的,超好吃的“欧鲁迈特”炸猪排饭的限定券,他正准备来邀请自己的小天使一起去吃。



但是,满腔的热情与喜悦却被桌上亲密的男女所浇灭,轰焦冻觉得自己就应该再晚几天来,可能就不会看到这让自己心碎的画面了吧?



绿色头发的青年闭着眼睛,和茶色头发的女性挨着脑袋,彼此的脸上都挂着满足的笑容,两人不知道在聊些什么,青年就微微笑开了。



即使那双碧绿瞳孔的大眼睛并没有睁开,但是嘴角温暖的笑意,让那一片变成了独立存在的小空间,让人觉得毫无插足其中的错觉。



丽日御茶子在轰焦冻刚走进来时,就看见了他。刚好是正对着门的那一边,丽日御茶子懒得爬起来,想要拍拍绿谷出久起来招呼客人。后来,当发现那名青年就只是在那里站着,没一会儿就走了以后,丽日御茶子才算想起来,这可能就是自己的朋友在自己耳边念叨了一个月的轰焦冻。



真的不是时候啊……



轰焦冻的表情冻结了,虽然他一直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每次在走进这家书店后,冷冰冰的面孔都会脱落,然后在出门之后,再一次带上。



他轻轻的走到柜台的地方,静静地站在那里,漂亮的异色瞳孔中闪烁着不知名的光。他将呼吸都放得很轻,看上去并不想要正趴在桌子上的青年注意到自己。



阳光的温暖只蔓延到他的脚边,细小的尘埃在空中跳动,泛着金色的光。轰焦冻的嘴巴张了下,最后只是无声了叹了一口气,将限定券拿出来,展开,放在柜台上。似乎想要就这样走掉,轰焦冻想了想,又拿起一旁的书,轻轻地将券压住。指尖不自觉的摸了摸光滑的纸面。



这本来是他要和绿谷出久一起去吃的。

这样想着,轰焦冻一直板着的脸出现了一丝波动,带着不爽。但是,他转过头,又看到了青年那张安安静静的脸,对方还是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就像睡着了一样。阳光在他的脸上投下树叶的阴影,还随着窗外的风而晃动。



轰焦冻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看的这么清楚,明明距离也有够远的啊。思考了一会儿,发现依然毫无头绪。轰焦冻拿起桌子上的笔,写下一张便签,垫在了限定券上。



字如其人,铁画银钩行云流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用力那么重,薄薄的纸张接近写破的边缘。



这是绿谷出久看到纸条的想法,不知道轰君为什么来了不和自己打一声招呼,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写着“和你的女朋友一起去吃吧”,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对方署名为“焦冻”的自己会脸红……



大量大量的疑问就这样积聚在脑海中,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可能会因为轰焦冻留下的这小小一张纸,整理出一本《十万个为什么》。



(五)



“臭久!!!给我送几本书过来!”



绿谷出久被听筒中传来的声音震得耳聋,弱弱的说:“小胜,你要什么书?”



爆豪胜己是绿谷出久的青梅竹马,虽然小时候因为不懂事(?)经常欺负对方,但是在逐渐长大后,每次也就只是在口头上吵吵绿谷出久,更不要说他现在疑似对绿谷出久的好朋友——丽日御茶子——有些想法,虽然本人每次听到有人这样开玩笑都会大发雷霆,但是每次都脸红,这真的不是在欲盖弥彰吗?



“巴拉巴拉巴拉(不知道应该是什么书名)……就这几本,今天晚上要送过来知道吗?”爆豪胜己说道,噼里啪啦的打字声显得他的说话声音有些不清晰,“老太婆要你今天过来吃饭,没问题吧?”



“……小胜,不要这样称呼阿姨啊……”绿谷出久每次听到爆豪胜己这样称呼自己的妈妈都很无奈,“我知道了,先谢谢阿姨了。”



“切……”爆豪胜己一直都看不惯他这副乖乖牌的样子,要不然小时候也不会经常欺负他,于是,不爽的他就直接把电话切断。



至于什么“再见”,爆豪胜己表示,你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要他给臭久说再见,呵呵。



绿谷出久也不在意突然挂断的电话,不如说,要是爆豪胜己老老实实的跟他说再见,他可能才真的会吓一跳吧。



“客人,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绿谷出久正在整理上个月的账单,突然发现自己的头上罩着一片阴影,习惯性的微笑着问道。



“诶?轰君?”绿谷出久惊讶的把自己私底下的称呼都说出来了。



对方似乎也被这个意外之喜给吓蒙了一下。



轰焦冻轻声咳嗽了一下,打破这片尴尬,看着面前低着头,耳朵上满是红晕的绿谷出久,轰焦冻压了压声音,害怕自己控制不住因为一个称呼而带了的喜悦之情:“老板……咳,出久,请问这几本书多少钱?”



轰焦冻将书纷纷摆在柜台上,花花绿绿的封面十分吸引人的注意。



绿谷出久有些呆滞的看着面前一排的言情小说,又抬头狐疑的看了看轰焦冻,僵硬的笑了笑,大大的眼睛里面是拼命压抑都压抑不了的震惊。

轰君在自己这里第一次买书,居然买这个?!



“呵呵。”干干的笑了笑,绿谷出久拿起书开始扫码,“这本《……》,**元,这本,嗯……**元。所有总计***元。”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光是念出这几本书的名字都羞耻的不行,连轰焦冻突然开始叫自己名字羞涩都忘记了。

但是让他十分震惊,轰焦冻居然能够如此宠辱不惊,毫不羞耻。



“你不要误会,这都是给我姐姐买的。”

轰焦冻毫不在意的说,反倒是一脸好奇的看着绿谷出久:“为什么要称呼我为……轰君?”



他看着那双自己觉得很漂亮的眼睛,看着那双眼睛里闪过无数的惊慌,看着长长的睫毛不安的颤动,看着脸上可爱的小雀斑,就突然很温柔的笑了,“没关系,出久叫我什么,我都很高兴。不管是之前的先生,还是现在的轰君,我都很喜欢。”



“什什什么,先生!!!”绿谷出久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耳边仿佛传来“轰”的一声,整个人就像被装进爆米花机的玉米粒,马上就要爆炸了。



“对了,出久你有女朋友吗?”



轰焦冻冷不丁又提出了一个问题,胳膊肘支撑在柜台上,撑着头,歪着脑袋问他,“那天的限定券,你有和女朋友一起去吗?”



“没没,没有女朋友,还还,还没,没有去吃。”


绿谷出久出于对问题的逃避,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那,我们现在去吃怎么样?马上就要到期了吧,那张限定券。”



轰焦冻说着,看了看手机,十分确定的点了点头。



“是,是吗?”



绿谷出久急急忙忙的翻找那两张限定券,找到以后,发现真的是到今天就不能用了。有些焦急,明显对于炸猪排饭的喜爱超过了刚刚残存的羞涩感。



“那轰君能够和我一起去吃吗?现在找人一起去,估计也找不到。丽日肯定有被编辑关小黑屋了,小胜又不喜欢炸猪排饭,饭田应该还在上班……根本就找不到人一起去啊,怎么办,这张宝贵的炸猪排饭限定券……”



听着这人在这里碎碎念,轰焦冻好涵养的……打断了,很明显是不爽自己在绿谷出久的饭友上排那么后面。



“没关系,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吃啊。”


“太好了!!!轰君你是炸猪排的救命恩人……”




轰焦冻表示,自己并不很想成为炸猪排的救命恩人,呵呵哒。



(六)



不愧是网红店,轰焦冻和绿谷出久十分费力的走进这家人满为患的餐厅,盯着周围人不爽的目光。


他们是下午四点来这里排队的,而现在是下午六点半,他们才走进这家餐厅。拿着限定券,两人又沐浴了一次大家愤恨的目光。



“啊,是因为在饭点吗?人比我之前来的时候多很多呢。”绿谷出久感慨道,碧绿的眼睛因为期待而发着光,皮卡皮卡的,快要闪瞎轰焦冻的眼睛,“真的很谢谢轰君,我从来没有抢到过限定券啊。”



“这样吗?我老姐那里还有很多没有过期的,我以后再给你拿吧。”轰焦冻说道。



轰君他,似乎在哪里都坐的很直呢?



绿谷出久有些走神,看着笔挺的青年,一贯冷硬的面容也不知道被什么暖化,是因为这儿的灯光吗?还是因为这里美味的香味?



还是,因为自己呢?



绿谷出久因为这个想法而脸红起来,不停地在脑内唾弃自己臭不要脸。



他似乎很容易脸红。



轰焦冻看着对面不知道为什么又脸红起来的青年,对方的头发还因为在门外焦急的等待,而揉的乱糟糟的,胡乱翘起。



会是因为自己脸红吗?轰焦冻有些期待的想。



总之,一顿饭吃下来,绿谷出久的脸是红了又红,头是低的越来越低,整个人都好像要像那块刚刚做好的炸猪排一样,冒起热气来了。



为什么轰君吃一口饭就要看自己一眼,用自己在下饭吗?



绿谷出久完美发挥了自己的脑补能力,一点都不敢抬头看轰焦冻。



那种目光,也太犯规了吧?



自己会误会的啊啊啊啊啊!



绿谷出久就算是出来了,也还是很恍惚,跟在轰焦冻的右后方,慢吞吞的走着,几次都差点撞到了电线杆上。



“出久,你怎么了?是饭不好吃吗?”



轰焦冻有些担心的想,伸出手,在他的额头上试了试体温,发现和自己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对方那张红的要烧起来的脸,实在不像没事的样子。



“没,没事啊。”绿谷出久躲避着他的动作,却怎么也躲避不了那跗骨之蛆一样的目光。并不是不好的目光,反而是十分温柔的,就像温泉水一样的,暖呼呼的包裹着自己。



是轰君一如既往的目光。



“轰君,你,你总是这样看我。你的女朋友会不高兴的吧……”



绿谷出久小声的说,眼睛不敢看他。



瑟瑟缩缩的问出这么伤人的问题,有些过分了吧。



轰焦冻软化的面孔又渐渐冻起来,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



他从来没有觉得绿谷出久不聪明,自己的目光这么露骨对方什么都察觉不到什么的,轰焦冻也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只是为什么要这样问呢?



绿谷出久似乎听到了对方的叹息声,十分无奈的感觉。他只是就这样低着头,紧紧地盯着两人交合在一起的影子,看着洒下来的浅浅的银白色的月光。



然后,他就从后颈出感觉出来了一丝异样。



他想要转头,想要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轰焦冻制止了他,他甚至还分出一只手遮住了绿谷的眼睛。



视觉的消失,使其他感觉更加敏锐。



轰君在亲吻他,亲吻他露出来的后颈。



热气就想要融化一切一样,喷在他的绒毛上,痒痒的,还有点热。



“为什么?”



绿谷出久的声音有些涩,干干的,打扰了轰焦冻越发肆意的动作。



“出久,我喜欢你。”



然后,绿谷就听到了那个他曾经给丽日夸耀过的声音,说出他藏在心里最深处的渴望。



“真巧啊,轰君。我也喜欢你。”




不过,绿谷出久想,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此时,正等着书急用的的爆豪胜己决定,下次自己要表演手撕臭久。





啊啊啊啊,终于写完了。我可能是个假的轰出党……

怎么能够做到把两个人都崩成这个样子啊啊啊啊啊

我都佩服我自己:)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