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捺

emmmm
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
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
产量也是看缘分
在忙日语考级
产量随缘
杂食党
小英雄,小排球,宝石之国
家教,猎人,尼吉……
都吃

【黑研】当研磨获得了七天的超能力①

【黑研】当研磨获得了七天的超能力
√私设



√ooc





“亲爱的信徒,为了奖励你对于游戏的痴迷与敬意,我代表游戏之神授予你最高的奖赏。”


“?”孤爪研磨看着眼前这个一头金发的……神经病,疑惑的皱了眉。


“……你这一脸怀疑我是智障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还有,不要走!!真的不是在骗你啊!”神使的性格出乎意外的活泼,叫住回走的研磨,“再说,你想走也走不了,哈哈哈。”


“哦……”研磨不在意的回答了一句,眼睛四处观察自己所在的区域。


浓厚的白雾笼罩着四周,除了自己和那个所谓的神使以外,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不存在。如果不是自己还能看见东西,恐怕会觉得连光都不存在吧。


简直就是一个难以逃离的牢笼。


“哼哼,知道害怕了吧!”神使得意的笑了,看见孤爪研磨还是没什么变化的表情,又气又无奈,摆了摆手,放弃一般说道:“好吧,我就直接说了,奖赏是获得七天不同的超能力,你自己享受吧!”


话音刚落,神使整个人就开始渐渐消失,最后四周就只身下浓雾,和来不及开口的孤爪研磨。


我并没有说想要这种奖赏吧,为什么就不能是单纯的绝版游戏呢?


这是孤爪研磨昏迷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当从床上醒来,孤爪研磨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维持着入睡前的蜷缩状态,整个人小小的窝在床的正中央。


是梦吗?
也只会是梦吧。
孤爪研磨看了看一边的闹钟,发现时间还早,就愉快的躺了下去。
再睡一会儿,等阿黑来叫自己起床吧。
当然,在又一次醒来的时候,研磨没想到梦成真了,虽然他十分不愿意。






(一)为什么动物这么吵?
“研磨,快起床训练了!”黑尾打开门,穿着音驹的校服,大着嗓门吵醒自己的青梅竹马。


“……啊哈~不想起来啊,训练什么,真的很烦啊……”研磨将被子拉起来,一把罩住了自己的脑袋,迷迷糊糊的说。


“妈妈,这个小哥哥又赖床啊!”一个稚嫩的声音传进研磨的耳朵。


“宝宝,以后可不能这样哦,要知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个声音明显是上了年纪的女性的声音。


“阿黑,你——”研磨好奇的爬了出来,朝黑尾的背后看了看,疑惑的发现除了阿黑以外,没有一个人,连自己的母亲都没有来叫自己。


那我刚刚听到的是什么声音?


叮,奖励:第一天获得能够听懂动物语言的能力,信徒尽请使用。


???


研磨听着脑内不属于自己的声音出现又消失,整个人呆坐在床上,显然还没能接收着超现实的事实。


“妈妈,你看那个小哥哥在发呆。”


研磨终于发现是谁在讲话了,只见窗外的阳台上,两只麻雀在叽叽喳喳,其中体型较大的那只还在帮另一只梳理羽毛。


“怎么了,研磨。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黑尾看着在床上发呆的研磨,提醒道。


“哦,马上。”研磨答应道,拼命地在心里安慰这一切都是幻觉,都是幻觉。


动物说的话能够听见什么的,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妈妈,那个黑头发的小哥哥,看着黄头发的小哥哥的表情好奇怪啊,他想把小哥哥吃掉吗?”小鸟清脆的童音又在研磨的耳边响起。


“不是哦,宝宝还不知道,等到宝宝长大了就知道了。”鸟妈妈含糊的解释道,用翅膀拍了拍孩子的头,说道:“去找吃的吧,宝宝,休息够了吧?”


“嗯嗯!”小鸟点着头,扇动翅膀飞了起来。


一直盯着小鸟的研磨表示:终于飞走了!


至于刚刚说的有关阿黑的话,研磨自己也没听懂,但是一贯嫌麻烦的他看了看似乎也在发呆的黑尾,决定放弃。


而黑尾这边,一直盯着研磨裸露的上半身在发呆,满脑子都是“好白好瘦”,虽然这么痴汉不好,但是黑尾觉得,这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看到研磨的视线移向自己这边,黑尾连忙回神,问道:“有什么事吗?”


“阿黑,我要换衣服,你先出去下吧,或者进来。把门关上。”研磨掀开被子,走到衣柜旁边。踩在地面上的光洁的脚背上面,肉色的脚趾甲发着莹润的光,青色的筋络在脚背上隐约可见。细瘦的脚踝被藏青色的睡裤半遮掩着,衬的肤色越发白皙。


“唔……我先下去等你!你快点。”


黑尾捂着鼻子,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激动地说,转头就走掉了,隐约可以看见手下似乎有红色的液体要流出来了。而研磨则对着敞开的卧室门,苦恼着下次要提醒黑尾关门。


当研磨终于踏上上学的路时,内心里有着淡淡的喜悦。他想着,路上的动物总不会在揪着自己观察了吧,但是他没想到自己大错特错了。


研磨确实没情况,但是黑尾却出了不少状况,一些很奇怪的状况。


比如说:两只三花从两人身边路过。
“呕吼,又是这个黑发boy,我们打个赌,看今天他偷看那个黄发小子几次!”
“我赌二十次以上!”
“那我赌三十次以上!一包小鱼干!”


研磨瞪大了眼睛,好吧,只是把快要睡着的眼皮撑了起来,但是这已经是研磨现在所能表现出的最震惊的样子了。


这两只猫,在赌什么?!
阿黑偷看自己的次数?!
这是什么?


“怎么了,研磨,看见什么了吗?”黑尾好奇的问,一般早上的研磨总是迷迷糊糊的,偷看多少下都不嫌多啊。
就像一只没有睡好的小奶猫,还一直强打起精神看路。
就和路边这只三花差不多。


研磨要是知道黑尾觉得自己和这只八卦的三花很像,可能会再也不传球给他了吧。:)


“没什么……”研磨心不在焉的回答着,耳朵还一直听着那两只三花的聊天。


三十次以上那只猫:“喵喵喵~”(看看看,就一点小动静就都能注意到,这个黑发boy啊……)
二十次以上的那只猫:“喵喵喵呜~”(不说这个,黄发小子,今天都没玩游戏,估计偷看的次数会减少很多啊,你可记得把小鱼干给我啊!)
然后,两只猫就打了起来。


研磨表示自己内心十分平静,还有一丝好笑,只不过是今天的气压稍微低了点,,准确率稍微下降了,一点,好吧,是很多。


而黑尾今天也不好受,不知道为什么,研磨总是以一种诡异的目光盯着他,练习的时候,这种目光,导致他出现了不少失误。被猫又教练狠狠训了一顿,当然,旁边少不了列夫幸灾乐祸的笑声,和夜久的怒吼。


靠在训练场的墙上休息,研磨一边擦着汗,一边转头看着不知道在门口看了多久的那条狗。


黑色的,很大一只,威风凛凛的,和阿黑有点像。
研磨这样想着,看了看还在训练的黑尾,又看了看蹲在门口,身后的尾巴一直晃的狗,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果然很像。
“汪!”


一声清脆的犬吠吓了所有人一跳,黑尾也忘记了击球,自然地落了下来。随着球的落地,那只狗又冲着黑尾的方向叫了一声,这次的声音更大了,就像在训斥的没把球打出去的黑尾一样。


“哈?”黑尾看向狗的方向,一脸莫名其妙。


“哈哈哈哈哈,黑尾前辈,那只狗,那只狗不会在和你讲话吧,哈哈哈哈哈。”列夫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得直不起腰来。


“怎么和前辈说话……哈哈哈哈哈哈。”虎本来还板着脸教训着,结果说着说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简直,这也太蠢了吧,黑尾,黑尾前辈居然……哈哈哈哈哈


这或许是全体在场人员的心声,连音驹的“妈妈”夜久前辈,都没忍住笑了出来。


“喂,你们这群人啊……”黑尾转过头,挑着眉,阴测测的笑着说道,“还不快给我开始练习!还有你,研磨,休息的时间到了!”黑尾仿佛看到了悄悄移动,企图逃过“魔王”的攻击范围的孤爪研磨一样,叫住他,“快过来托球!”


“……噗!”
研磨看着黑尾的脸,伸手捂住嘴巴,笑了一下,虽然很浅,但是从他的目光中都可以看到明显的笑意。
“阿黑刚才,很有趣。”研磨为疑惑不清的黑尾解释道。
或许别人都不知道,但是他却听的很明白。


第一声犬吠的意思是:“不错嘛,和我的毛一样颜色的小子,加油啊!果然和我很像,完全不输我当年嘛!”
第二声犬吠的意思是:“哎,现在这年轻人,真是不禁夸啊……”
在配合黑尾神一般回复的“哈?”研磨觉得阿黑可能某种程度是听懂了那只狗的意思。


“哦……”黑尾不明所以的应了声,将手揉了揉研磨的头,笑道:“休息够了吧,快去托球,列夫那小子拜托你了。”


“……哎。”研磨叹了口气,真心不想要。虽然两人已经勉勉强强步入正轨,但是时不时还是会有些状况发生,比如说现在:
“啊啊啊,不好意思,研磨前辈。再一球!!”
“啊啊啊啊,研磨前辈,能稍微高一些吗?”
……


研磨表示,真的心好累,再加上一直在旁边围观的狗,存在感太强了吧,而且,他一点都不像听到,自己被一只狗称为“黄毛小子”,当然,猫也不行。



回家的路上,研磨驼着背,连游戏机都没拿出来,一个哈欠接一个哈欠,十分疲劳的样子。

“研磨,你今天看上去很累啊,从早上开始就没什么精神,是昨天晚上又通宵玩游戏了吗?”说到最后,黑尾的语气不自觉变得严肃起来。


并不是觉得影响了排球练习,虽然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对这小子身体的担心。


“并不……只是能够听到*******”研磨发现说到重要地方,自己就自动消音了,看见黑尾疑惑的目光,研磨无奈的叹了口气,“没什么,阿黑不用担心。”


“我倒是相信你能够解决好,不过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就来找我吧,反正我一直在你身边。”黑尾信任的说道,将双手交叉放在脑后,状似无意的提到:“对了,我看见前几天一个新款的游戏上市了,好像没看你玩过,你要去看一下嘛?顺便带你去吃新开的那家苹果派。”


“游戏就不用了……”研磨有些怏怏的说,“不过,想要去吃苹果派。”


“诶——你居然不去看游戏啊……真是难得啊。”黑尾很惊讶。


“最近不怎么想玩……”研磨有气无力的回答,视线飘向电线杆上的一排乱叫的乌鸦,头疼的皱了皱眉。


“快点走吧……”
“这么想吃吗?研磨……”


电线杆上的乌鸦有话说:
“哇,这就是传说中垃圾场决战的猫队吗?”
“是啊,不枉我飞了这么远飞过来啊!”
“那个黑头发的看着好凶,不过影山更凶一些吧,果然还是大地前辈温柔啊……”
“影山才不凶好伐?!人家是小天使……额,不对,是小乌鸦啊!”
“我是日向粉啊,简直是小太阳!!!”
“月月,月月王道啊啊啊”
……


所以,你们一群乌鸦这么多戏真的好吗?
怪不得研磨受不了了……





夜晚,当研磨终于躺到床上,整个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从来没有这么累的他,连窗外发情的猫的刺耳叫声都没有理会,像昏过去一样陷入了沉睡。
但是,第二天又是什么超能力呢?
真是让人头疼啊……


突然来的一个脑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觉得很好玩,虽然文笔渣渣的´_>`
想一想一向都很嫌麻烦的研磨小天使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忍不住发笑
虽然已经定下了写哪几个超能力
但是有几个觉得不好玩……
有小天使小仙女小可爱给个意见吗(:з っ )っ
最后,还是谢谢看完的小天使们❤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