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捺

emmmm
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
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
产量也是看缘分
在忙日语考级
产量随缘
杂食党
小英雄,小排球,宝石之国
家教,猎人,尼吉……
都吃

【胜出】论课后加强练习的重要性 监禁play(伪)

【胜出】论课后加强练习的重要性
监禁play(伪)
emmm……
半夜发文
遁走
(一)
“滴答,滴答”
绿谷出久被这个声音吵醒,但是眼前却是一片漆黑。
黑色的棉布把眼睛遮住,绿谷出久有些不安。耳边不断地响着水滴声,一下一下有规律的在屋子里回响。
作为一名职业英雄,绿谷出久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妙,未知的敌人,未知的场所,对方甚至为他戴上了口塞,圆形的小球带着橡胶味,卡着绿谷出久的嘴巴。至于一贯用于攻击的拳头和双脚,则被牢固的铁链锁上了,名副其实的禁锢。
“哗啦,哗啦……”的铁链拖地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响起来。绿谷出久试图站起来,他也确实成功了,甚至他还惊喜的发现铁链并没有完全限制他的行动,他还有着一定的活动范围。
先要把眼罩弄掉。
绿谷出久在心里打定了这个主意,试探的向前走了一步,发现并没有什么障碍物,而关押他的人似乎也不在这里。
又向前走了几步,绿谷出久发现自己前方似乎出现了什么东西。
是人?!
眼罩下的眼睛猛地收缩了一下,绿谷出久动作迅速的向后方退去。但是,还没有走出一步,就被面前的人拽了过去。
对方的力气很大,铁链碰撞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绿谷出久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自己面前的人所吸引住了。
又或者说,被对方伸进自己口中的那条柔软的舌头吓住了。
https://m.weibo.cn/3987064547/4168356246840189

(二)
“喂!怎么了,小久,你最近的精神很不好啊!”丽日御茶子有些担心的看着绿谷出久,对方一向精神满满的脸上罕见地带着几分阴郁。
尤其是这次出任务,绿谷出久可是犯了几个很低级的错误,被爆豪骂了很久啊。
“啊,没事啊,丽日。”绿谷出久露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左手不自觉的又开始摩挲自己的后颈,更准确的说是那个牙印已经消失了的地方。
距离被俘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了,对方似乎并没有留下什么照片之类的具有威胁性的东西,也一直没有再来找过自己。明明应该松一口气的,但是绿谷出久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一种那个人还会再出现的预感,以至于自从那天从床上醒来以后,他再也没有睡过一次好觉。
“是吗?”丽日御茶子看着对方这完全不是没有事的表情,有些无奈的劝说道,“但是你看上去完全不是没事的样子,小久,有事情就要告诉我们啊。”
“……嗯,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绿谷出久摇了摇头,绿色的眼睛隐晦的看了一下转角处,眼中浮起一丝无奈。
没事的,只要,只要下次把那家伙抓住,就不会有事了。
“哦,是吗?那小久你什么时候想要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吧。”丽日御茶子无奈的笑了下,转移话题,“去吃饭吧……”
“嗯。”
两个人并排着,一边聊天,一边笑着。阳光透过窗户,落在这对年轻人身上,在地上投射出修长的影子,不细看,有一种男生抱着女生的感觉。而这一幕,落在角落里的某人眼里,简直是让他火冒三丈。
克制不住冒出爆破的声响,声音不大,但是配合着爆豪胜己杀人的表情,却是十足的凶悍。
“你这样,真的好吗?”轰焦冻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皱着眉,“你的感觉迟钝了。”
很显然,他看到了绿谷出久和丽日御茶子的那一幕,更没有错过爆豪胜己的愤怒。
说实话,他不是很理解爆豪胜己的这种行为,又或者说,爱情这种东西还不在他的认知范围内。所以,对于这个自己比较认同的家伙,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提醒一下。
“切,半边脸,你管得着吗?”爆豪胜己语气很不好,收起手掌,双手插兜,走开了。
“你前几天离开,是去干什么?”
轰焦冻问道,语气平平淡淡的,透着一股了然。
但是,这在爆豪胜己耳中却带着十足的威胁。
利用爆破的冲击力,爆豪胜己瞬间逼近轰焦冻,凶狠的抓住对方的衣领,红色的眼睛里面闪着凶恶的光:“半边脸,你给老子听着。要是臭久知道了什么,你他妈就别想活了!”
“我觉得,你需要去恢复女郎那里看看了。爆豪胜己。”轰焦冻半点都不在意对方的恶劣,异色的眸子带着平静。
“切……”猛地将轰焦冻往墙上甩了过去,爆豪胜己松开手,讽刺道:“你管的可真宽……管好你自己吧,半边脸英雄。”
爆豪胜己说完,就转身离开。说实话,那个背影真的称不上潇洒。
轰焦冻疑惑的歪了脑袋,为什么自己从一个背影中看出了苦涩?不过,还是先去吃饭吧。至于将爆豪胜己的事情告诉绿谷出久,轰焦冻从来没有考虑过。
出于直觉,轰焦冻觉得,自己还是帮爆豪胜己瞒着比较好。
至于为什么,轰焦冻就完全不知道了。
(三)
一个月前,恢复女郎的救助室门外。
爆豪胜己站在那里犹豫不决。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脑中又回想起自己最近总会出现的梦境。于是,门就被左手打开了。
恢复女郎将转椅转向门口,惊讶的发现是爆豪胜己,有些好奇的往门后看了看,发现绿谷出久并不在,才看向站在那里用一脸不耐遮掩焦虑的大男孩。
“怎么了?”恢复女郎温柔的问道,以她的眼力,面前的青年明显没有受伤。
“……”爆豪胜己在那里焦躁的抓了抓头发,红色的眼睛闪躲着恢复女郎的目光,上下唇蠕动了几下,但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恢复女郎在那里微笑的看着他,老太太慈祥的目光像冬日的阳光,温温柔柔的抚平了爆豪胜己的烦闷。
在恢复女郎的注视下,爆豪胜己将嘴张开,飞快地说道:“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很有礼貌,很不符合爆豪胜己人设的打开门跑了。
恢复女郎被这个发展弄得有些愣,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似的笑了下,又转过椅子继续看着铺在桌子上的案例。
爆豪胜己跑出去没多久,就看见了被担架抬进来的绿谷出久。被对方的朋友推搡到了墙边,爆豪胜己一言不发看着担架上几乎每次出任务都会带着伤回来的绿谷出久,跟随着人群又一次来到了恢复女郎的门口,只是这次不同的是,门口还有很多等着绿谷出久的人。
“……这次又怎么?”爆豪胜己阴沉沉的问着丽日御茶子,盯着门的脸神情莫测,不知道在考虑什么。
“对方劫持了一个人质,小久没有办法……”丽日御茶子回答道,疑惑的看着平静的爆豪胜己,劝说道,“小久这次受伤有点重,你不要在冲进去骂他了。”
很明显,她是把爆豪胜己的眼神看做了是想要“欺负”绿谷出久的表情了。
“真的,小久这次很不容易了,爆豪你就不要在……”丽日御茶子的话被爆豪粗鲁地打断。
“你是不是臭久呆久了?一样的啰啰嗦嗦……”爆豪胜己的脸色很差,就像正在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丽日御茶子被吓住了,有些瑟瑟的向一旁移了移,凑到了饭田天哉的旁边,和他商量关于绿谷出久受伤的一系列的事情。
站在一边,看的明白的切岛一下子将胳膊搭在爆豪胜己的肩膀上,安慰的拍了拍对方的头:“别担心,绿谷这次没事的。”
很显然,这位也理解错了爆豪胜己的表情。没好气的还了切岛一下,爆豪胜己退到一个角落,靠着墙站着那,阴影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爆豪胜己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脑子里面乱乱的,什么都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小时候的绿谷出久的脸和刚刚那张浸满血污的脸,一直在他的脑中交替出现,一句句“小胜”化成绳索在脑中哗啦啦的作响,就像对方时不时就会出现的碎碎念。
“啊,真的是烦死了……”爆豪胜己自言自语,周身的气压低的吓人,“不是早就说过,你不适合当英雄了吗?无个性的人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被人保护不就好了吗?真的是笨蛋啊,简直是太蠢了……”
“喂,饭田,你看爆豪……”丽日悄悄地撞了一下饭田天哉,有些害怕的说,“这也太吓人了吧……每次想到自己运动会和爆豪打过,我现在都有些方……”
“他这次真的有些不对劲啊……”饭田天哉附和道,有些犹豫的想着要不要去找爆豪胜己谈一谈。
然后,两人都看到爆豪胜己的微笑,十分和善的微笑让两个人都抖了抖,默契十足的装作没有看见的接着聊天。
恢复女郎从房间出来,宣布绿谷出久没事的时候,爆豪胜己已经恢复正常。但是,在看着里日和饭田进入房间,爆豪胜己本来平静的表情又开始冒着黑气。
“小久,你下次不能再这么乱来了!!!”
洁白的医务室里,丽日御茶子生气的说道,两手叉着腰,无奈的看着又一次躺在病床上的绿谷出久,“明明有更好的方法,你却非要以身试险,真的要人担心死了!”
“是的,绿谷。经过正式英雄执照考试的你,应该明白,当时的情况,是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吧?”饭田天哉也教训道,“幸好这次你没事。但是也不能有侥幸的心理,下次一定要注意。”
“是是是,我知道了。”绿谷出久有些疲劳的说着,头上缠着白色的绷带,脚上还打着石膏,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苍白的唇瓣却带着温柔的笑容,眼睛亮亮的,“但是人质没事不是吗?这样真的是太好了。”
听着青年发自内心的喜悦,丽日御茶子看着躺在床上有些费力抬头的青年,眼眶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对方早已张开的五官,不像轰焦冻那样英俊,也不如爆豪胜己那么充满侵蚀感,却能够像春风一样,带来生机。有时候,丽日御茶子觉得看着对方的表情,都能够感受到宛如太阳一样的力量,温暖人心。绿色的眼睛永远带着光,而他的行动,也和他最崇拜的英雄一样,就像那句话一样。
“已经没事了!”
“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来了!”
但是,正在为自己又帮助了一个人而高兴的绿谷出久,却没有想过,自己又一次的受伤,终于成为压在某人心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不安中衍生出来的保护欲,因为长期的无能为力而演变为可怕的囚禁欲。

“deku,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四)
当绿谷出久从睡梦中醒来,手腕上的沉重感瞬间让他想起了一周以前的记忆。有些费力的抬起被绑在一起的双手,触碰到的是和上次一样的眼罩,但是却少了口塞。
自己是应该感谢对方减少了自己的一些不适吗?
绿谷出久有些苦中作乐的想,询问道:“你在这里吗?”
原本以为一定会得到回应的问题,却只是在空旷的房间消散。连水滴声都没有的密室,安静的绿谷出久有些不安的移动了一下。
“有人吗?”
换了个问题,却依然没有任何声音。被纯黑色的眼罩遮蔽的双眼,完全无法判断现在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呆了多久,只能通过肚子的感觉,判断可能还没有过去半天。
而自己经常在图书馆一坐就是一整天,所以现在肯定是不会人急着找他的。想清楚情况,绿谷出久不禁有些着急,手腕不停地用力,企图挣脱绳索。
“不要白费功夫了,木偶。”机械化的声音骤然响起,和上次一样感觉得手掌覆盖在他的手腕上,“就算你经历过英雄培训,这种锁链,你也是挣脱不开的。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绿谷出久质问道,“你就算想要……做那种事情,但是,你上次完全就可以。为什么还把我放了?”
虽然说到中途的时候有些羞耻,但是绿谷出久还是问出了自己的问题。爆豪胜己看着从对方脸上明显可以看见的疑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想笑,轻轻的爱抚绿谷出久的脸,调戏的说道:“所以,你是想要我对你做那种事情?”
“我,我才没有!”绿谷出久气结,将脸转向一边,闪开男人的手。
爆豪胜己也不恼,手指勾住他的一缕头发打着转。突然,爆豪胜己的手一个用力,使得绿谷出久猛地向他的方向栽去,顺势就将绿谷出久揽进了怀里。他沉迷的深呼一口气,亲了亲绿谷出久的发顶,就这样安静的抱着。
“还疼吗?”爆豪胜己摸了摸他的手腕,因为用力挣扎,纤细的手腕处泛起了一层红色,“你说,那你作为一个英雄,怎么手腕这么细?都不吃饭的吗?”
“还有,你这小姑娘一样的腰,我一只手都能够掐断了吧?”手移到绿谷出久的腰,爆豪胜己作势比了比,发现真的有够细的。
“我,我身上全是肌肉好吗?!”绿谷出久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是不是一个英雄对方难道不是最清楚的吗?还有自己一点都不吃得少好吗!
但是,爆豪胜己似乎打击他打击上瘾了,一条一条的开始细数对方作为英雄的失误:“哼,还英雄?上周是谁被我抓住的?这周还被我抓住了,你作为英雄就是这种警惕性吗?真是有够逊的啊,还有,每次出任务你都是受伤受的最重的一个吧?这样的人,还怎么作为英雄?”
爆豪胜己说到最后,仿佛要把自己因为对方受伤而产生的所有怒火都说出来,口不择言的讽刺道:“呵,就你这样的水平,还当英雄,我还听说,你是个‘无个性’的人吧?真是难得啊。要我说,你还不如早点退役算了吧。”
绿谷出久从对方开始说话的那一刻,就没有做声,静静地被对方抱在怀里,听着从自己想要当英雄就被说过无数次的话。
“说完了吗?”绿谷出久听见对方停下来,淡淡的问了句,丝毫没有被打击到的感觉。如果换成刚刚进入雄英的自己,可能在听到这种话的时候会头脑发热的回过去,但是在已经进入职业英雄行业的这几年里,自己早就不在乎会被人这么说了。
“我始终相信,当你一心朝某个方向前进的时候,你就会看见你想看到的东西。”绿谷出久慢慢的说,“导弹升空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成功飞升,一种是烟花一现。我在努力向上飞,所以不论你对我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我都不会放弃走上英雄这条路。”
“怎么都不会放弃?明明像个白痴一样,伤痕累累?”爆豪胜己闷闷的说道。
“对啊!看见陷入困境的人怎么能够袖手旁观?我会去救他们。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小胜……”绿谷出久回抱了一下抱着自己的男人,小心翼翼的说着最后两个字,明显是害怕激怒他。
“……小胜?是谁……”男人的身体不自觉的僵硬了,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露馅的爆豪胜己坚持着要把戏演完。
爆豪胜己看着对方明显是面对自己才会出现的妥协的笑容的时候,整个人都觉得受到了欺骗。
这个臭久,居然敢戏弄他?
炸毛的爆豪胜己把绿谷出久揍了一顿,留下钥匙,跑掉了。
“嘶啊……真疼啊。”绿谷出久摸到钥匙,自言自语道,“啊,早知道小胜会这么恼羞成怒,就不拆穿他了,只不过,小胜是什么时候对自己有这种感情的,真奇怪啊……”
将手链打开,绿谷出久摘下眼罩,发现和自己想的一样,他其实根本没有被绑架,就在自己房间里,只是被绑在了一个比较空旷的角落。
至于上次的地点,绿谷出久想了想那不停地水滴声,觉得应该是在爆豪胜己自己的房间里。毕竟,他认识的人里面,也就爆豪胜己做饭不错。
将自己扔到了床上,绿谷出久犯懒不想擦药,就那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间,他感觉自己怎么看见了小胜。
对方拿着一管药膏,满脸不爽的擦着自己被他打出来的淤青,但是手劲儿却控制的很好,让绿谷出久完全没有想要醒来的感觉。
于是,绿谷出久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过去之前,他想了一件事:
既然小胜这么温柔,还会做饭,自己是不是可以告诉他一个秘密啊,一个他从小守到大的小秘密。
那就是,关于绿谷出久喜欢爆豪胜己的秘密。


第二天一早,绿谷出久刚因为床头的药膏扬起的微笑,就因为床头那张散发着恶意的纸张凝固了。
看着上面爆豪胜己不耐烦的笔迹,绿谷出久微笑着将那张纸揉成团,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秘密什么的,还是让它一直作为秘密吧。
此时,还在因为被绿谷出久识破而生气(害羞)的爆豪胜己打了个巨大的喷嚏,让身边的切岛和上鸣为之侧目。
两个人一齐说:“爆豪,有人在骂你!”
“哪个有胆子骂我?!”爆豪胜己不爽的揉了揉鼻子,讽刺回去。
但是,倒霉也是会打喷嚏不是吗?


最后的最后,关于绿谷出久如何识破居然是爆豪胜己的原因。我们特意请来了绿谷先生来为我们作答。
“出久你好,请问你是如何知道自己是被爆豪绑架的呢?”
绿谷出久微微一笑,不知道为什么身上居然泛起了一层学霸之光:“英雄上岗训练时,会有特别的关于安眠药,吐真剂之类药物的训练,我因为自身和大家的差距,在这个训练上,曾经私底下加大了强度,虽然被老师们骂了一顿,但是确实让我自身的耐药性加强了很多。因此,第一次,小胜给我下药的时候,我并没有完全睡着。”
没错,事实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这应该是一个关于“多做课后训练量,抱得男神归”的故事吧?


发在LOFTER 上面,果然被禁了……心塞塞
渣文……´_>`
还是任性的打上tag……(;´д`)ゞ

评论(2)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