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捺

emmmm
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
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
产量也是看缘分
在忙日语考级
产量随缘
杂食党
小英雄,小排球,宝石之国
家教,猎人,尼吉……
都吃

【黑研】

“呜哇~孤爪看上去好凶,好可怕。”
“呜呜呜,我才不要和孤爪一起玩。”
小孩子的声音?
“不觉得孤爪很奇怪吗?”
“是啊,每天都低着头打游戏,随便说句什么他都会抬头看一眼。”
“对啊对啊,基本不说话,说话又小还断断续续的。”
“整个人都阴沉沉的,看上起就吓人。”
嗯?又变成了大人的声音?
研磨从梦中被叫起来的时候,整个人就仿佛从水中打捞出来的一样,汗涔涔的发着颤。黑尾担心的俯身注视着他,低下声音问道:“研磨,做噩梦了?”
嗯?小黑为什么在自己床上?
研磨还没有从梦魇中醒来,带着迷惘,盯着黑尾眨了下眼睛。澄黄色的眼睛里面带着水光,倒映着头顶上刺目的灯光,亮的吓人,但仔细看过去,又会发现,双目的主人眼里是一片空白,完完全全的是在发呆。
黑尾看着依旧无神的研磨,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一手揽过他的肩膀,一手伸到腿弯处,将研磨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轻轻拍打他的背,从上至下带着安抚。黑尾把脑袋搁在研磨的头上,轻轻的亲吻他的发顶,“研磨……”
“……小黑。”
研磨轻声回应道,身体有些蜷缩的窝在黑尾的怀里,脑袋枕着对方宽厚的肩膀,“小黑,为什么小时候要和我做朋友?”
“明明,是那么惹人讨厌的一个孩子。”
研磨的声音很平淡,他看了看自己因为打排球而有些粗糙的手掌,不算好看,比起黑尾的要小上一圈。
“嗯?怎么会呢?”黑尾的下巴在研磨的头顶蹭了蹭,脸上浮现起一个能称为痴汉的笑容,“我们家研磨,从小就那么可爱,又会撒娇,真的是让人的心都软了。”
“……小黑,你眼睛是出了问题吗?”研磨无语的吐槽,但是黑尾的胡言乱语却让他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我有时候总在想,要是没有遇到小黑,会怎么样。”研磨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就在进行一种无所谓的假想,“可能就不会去打排球了吧,嗯,应该也不会遇上大家了。”
黑尾却听得心疼,收紧自己的胳膊,让研磨更能够贴近自己的身体:“研磨。”但似乎又只能够说出这一个名字,明明平时那么能言的一张嘴,在这个时候突然失去了所有的能力。
“小黑,你抱得太紧了……”研磨有些不舒服的挣了一下,发现没什么效果以后,只能够放弃,“虽然有时候觉得大家有些吵闹,但是,现在这样也还不错。”
“是吗?研磨能够高兴,那就好了。”黑尾笑了一下,珍重的在研磨额头上亲了一口,又蹭了蹭,“看着研磨现在这样子,我心中的愧疚总是少了一些。”
“……总觉得,小黑,”研磨停了一下,把头更朝黑尾的胸口埋进去,闷闷的声音传了出来,“谢谢。”
“……研磨,今天晚上真是意外的直率呢。是因为做了噩梦的原因吗?”黑尾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研磨明显感觉到了黑尾胸腔的震动,不好意思的红了耳朵。
“小黑,睡觉了。”研磨从他的怀里钻出来,一下子就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黄色的头发乱糟糟的铺在床上,露出了少年特有的纤细的天鹅颈。
黑尾实在是忍不笑出声来了,一边笑一边亲吻对方的后颈,痴汉一样舔了舔。
“研磨晚安,做个好梦。”
研磨就在黑尾一声一声清浅的呼吸中入睡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做个好梦。
他只知道自己坐在排球场上,看着黑发少年自如的操纵排球。
金色的阳光穿透上方的玻璃窗,照到了木制的地板上,照到自己的腿上,还照在了黑发少年的头发上。
在球落地的那一瞬间,研磨从对方的眼睛看到了自己。
小小的,微笑的自己,甚至连眼睛都在发光。

emmm随便写了写,也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
任性的打个tag
遁走……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