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捺

emmmm
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
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
产量也是看缘分
在忙日语考级
产量随缘
杂食党
小英雄,小排球,宝石之国
家教,猎人,尼吉……
都吃

【轰出】我的英雄

我的英雄

(一)

“又来了,这才多久?”看守的保安看着走进墓园的异发青年,自言自语的说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春日的风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吹来,温温柔柔带着丝丝阳光的味道,墓园高大的绿荫下,光影斑驳打在走在路上的人的身上,照亮那人异色的发丝。那个人穿着合身的常服,一张英俊的脸板的严肃。他似乎是来扫墓的,却罕见的两手空空,只有眼中透露出痛失爱人的悲伤,和周身萦绕着的,再温暖的阳光都驱不走的哀恸。

轰焦冻熟练地穿梭在墓碑之间狭窄的过道上,带着一种自虐般的快感,直视那一张张都能说出名字来的英雄的照片,似乎每一个都带着那么无怨无悔的坚定,就和那个人一样,然后也都是一样的结局。

唯一的不同,或许只在于那个人的年轻。朝阳般灿烂的笑容,就这样埋葬在黑暗中,甚至连完整的躯体都没有。只有他最初的作战服躺在里面,有着好像兔子耳朵一样的作战服,带着和他头发一样的颜色,在这里安静的睡着。

轰焦冻终于看到那座崭新的墓碑,与以往不同,那里还站着一个金发的青年。

刺猬一样的发型,一如既往凶恶的表情,还有和自己一样的忧伤。

原来,爆豪胜己回来了吗?

轰焦冻有些茫然的将视线移向对方面前的墓碑,一个绿发青年带着灿烂的笑容,好像在说着他最喜欢的英雄的口头禅:

“我来了!”

但是现在他在这里,还怎么“来”?

轰焦冻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痛的几乎无法呼吸,但是眼睛处却干的仿佛感受不到心脏犹如实质的悲痛。

那个要和他度过一生的人,就这样离开了。

“呵,阴阳脸,你来了啊。”爆豪胜己看着面前自己一直觉得欠揍的脸,平静的打招呼。但是,身侧的拳头攥得青筋暴起,死死的压抑着内心的愤怒。

冷静,现在在这家伙的坟前……

“嗯。”轰焦冻低声应道,视线被男人带来的东西吸引。

不该出现,却还是被带来的炸猪排饭。在阳光的照耀下,油炸的猪排闪着金灿灿的光,看上去十分美味。

轰焦冻不喜欢这个东西,但是,要是绿谷出久看到的话,一定会眼冒精光的吧,然后大口大口的吃完,像只小松鼠一样,腮帮子一定鼓得满满的。

轰焦冻想到这里,几乎是要控制不住苦涩的笑意。他有些狼狈的坐在墓碑前,几乎是抬头的瞬间就撞进了一双和自己有着同等悲伤的眼睛里。

是啊,爆豪胜己也很悲伤,甚至不比自己少。

而就在这一刻,爆豪胜己控制不住的发泄出了自己的怒火。这是他在绿谷去世以后,第一次见到轰焦冻,心中的悲伤和愤怒有多么浓厚,手上的力气就有多么大。而轰焦冻也丝毫躲闪的意思都没有,几乎是在拳头落下的那一刻,他就撞到了绿谷出久的墓碑上。

“你这个阴阳脸,我把他交给你,你就,你就让他变成这个鬼样子?!”爆豪胜己咬牙切齿的压低声音吼道,一向肆意的青年,眼眶微红,仿佛一只野兽。

声音惊起了鸟雀,扑棱翅膀的声音在两人头顶的蔚蓝天空穿过。白云像棉花一样,柔柔软软的飘动着,遮住了太阳。

云朵带来的暗影笼罩住两人,一个恐怖的喘着粗气,一个平淡的犹如死寂。轰焦冻就这样靠在墓碑上,仿佛这样离他的少年更近了似的,死板的语气回答道:“对不起。”

“哈?对不起?你他妈对不起谁?”爆豪胜己气结,本来就暴躁的脾气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使用个性,“是,你确实对不起我!要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我当初绝对不会……”

“还有什么意义?当初?如果有当初,我倒是宁可让给你……”轰焦冻自嘲的冷笑道,眼中带着缱绻的温柔看着照片上的青年。

似乎是去年,又似乎是前年,青年纤细瘦弱的站在自己面前,绿色的发丝随风轻轻舞动,眼中的光芒简直刺眼。他对着自己有些羞涩的说:

“轰君,我们可以成为最亲密的人吗?”

那声音仿若天籁,。

而自己的回答是什么?轰焦冻有些茫然了,几乎是委屈的看向墓碑上冰冷青年,希望对方能够像以往一样,温柔的提醒自己。

但是,什么都没有。

哦,他好像和最开始说了一样的话。

“你知道个性婚姻吗?”

青年瞬间就脸红了,当时刚好是黄昏,绮丽的火烧云在窗外流动,但是却仍比不上那张微红着,还略显稚嫩的脸庞。

似乎青年离世以后,自己连时间都记不清了。明明没有一起生活多久啊,怎么就比过往十几年的青春更加深刻。

爆豪胜己冷眼看着已经陷入回忆的男人,心中的暴虐几乎难以压抑,凶恶的抓住男人的头发,逼近他,残忍的将他拉回现实:“他已经不在了,就因为你没有赶来。”

什么?轰焦冻茫然的抬头,然后就看见一双带着令人窒息的冷意的眼睛。

“就因为你这个混蛋没有赶来,废久死了。”

死了?

“没错,死了!死在了你的面前。而你,连他的心脏都没有救回来。”爆豪胜己残忍的笑了,野兽一般的眸子里面射出渗人的冷光,“你是看着他的心脏破碎在你面前的吧。”

“你这个,废物!”

“废物?”轰焦冻重复着说,异色的眼睛中,光芒渐渐消失,就像一架没了神的木偶。嘴角的伤口似乎出血了,带着疼痛刺激着神经,但是却远不及耳边这两个字伤人。

轰焦冻已经渐渐看不见面前愤怒的青年了,他只是茫然的抬头看着天空。明媚的阳光有些刺眼,但落在身上又是那么温柔,蔚蓝的仿佛没有边界的天空中,飞鸟自由的翱翔着。

耳边还响着树叶舞动的声音,身边的墓碑早已染上了自己的体温,温暖的就好像那个人一直没有离去,还是和自己相互依偎在一起。

(二)

“轰君……”丽日的声音从电话彼端传来,带着浓重的鼻音,似乎哭过。

轰焦冻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机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还有呼吸,就像死了一样。

电视上正在转播有关英雄的新闻,依然是标准的广播腔,但是,这是第一次,轰焦冻觉得自己好像听不见那个著名记者的声音。

电话中,丽日御茶子还在不停地说着什么,但是渐渐的哭音越来越大,最后演变成嚎啕大哭。

轰焦冻觉得自己可能听见了“死”这个字眼,但是,那是什么?

轰焦冻想着,一边把头转向正在自己怀中的人,准备叫他去安慰一下丽日御茶子。

“嗯?”轰焦冻看到本该在怀中的绿谷出久变成了绿谷的抱枕,疑惑地出声询问,“出久,你在哪里?怎么塞了个抱枕给我?”

但是,寂静的屋子里面,除了电视以外,没有一点声响,刚刚做好的饭菜在铺着米色桌布的桌子上冒着热气,四菜一汤配着炸猪排饭,是轰焦冻为了今天回家的绿谷出久特意做的。

全部是对方最喜爱的饭菜。直到现在,轰焦冻手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

以往为了对方的身体,而设为禁令的炸猪排饭今天也特意解禁,但是绿谷出久却一直没有回来。

“怎么回事,不是回来了吗?”轰焦冻微微皱眉,疑惑着说,头转向一旁的厨房,难道对方去厨房做饭了吗?

肯定了这个答案,轰焦冻平静的又转头看向电视,怀中的抱枕却越抱越紧,仿佛稍微松一些就会失去什么。

电视依然一刻不停的报道着,前线记者的声音伴随着爆炸,在空寂的房子里响起,却没有添上任何一丝的热闹。萦绕在轰焦冻周身的冷气反倒越来越浓厚。

“出久!你还没好吗?”轰焦冻疑惑地问,抱着抱枕一步一步的向厨房走去。

那里残留着自己的各种失败品,各式的厨具也还凌乱的摆着,隐隐约约还有一丝烟火味,但是又好像被冻住一样,呛人到了极点。

轰焦冻有些不适的红了眼眶,他觉得自己是被厨房的烟呛住了,甚至还带着咳嗽声:“咳、咳咳,出久,你怎么没有帮我把厨房收拾干净啊……”

然后,他依次走遍了整个屋子,无人的浴室,无人的卧室,无人的书房,无人的训练室……最后来到了无人的客厅。

“出久,你到底去哪里了?”轰焦冻疑惑地思考着,然后视线就定在了电视上。

绿谷出久的照片在上面出现,但是却变成了黑白色。

轰焦冻难以接受的看着那张自己熟悉的脸。

一步一步颤颤巍巍的移动过去,一寸寸的抚摸着自己熟悉的男孩。

红着的眼眶越发刺目,轰焦冻的周身蒸汽和冷气齐冒,他控制不住的发抖,然后看向依然躺在他怀里的青年,面上还带着难看的微笑。

“你说,电视上怎么能……”

嗯?原来是抱枕啊……

轰焦冻的声音戛然而止。

那,他的爱人去哪里了?

(三)

等到饭田和丽日接到消息赶过来时,轰焦冻抱着一个绿谷出久的抱枕已经被警戒线隔开了。手持武器的英雄们成半圆状包围着一半是冰一半是火的轰焦冻,互相之间的对话中透着浓浓的忌惮。

丽日在看到破碎的大楼那一刻,就哭了出来,本来就红肿的眼眶更加的难看。

“轰君,冷静一下!”饭田也红了眼眶,一向严肃的他,不过礼仪地大声吼道。脚下的引擎还冒着灰烟,发着热,不难看出是急速赶过来的。

“轰君,小久他也不想看到你这样……住手吧。”丽日一边哭,一边恳求道。她一步步走上前,妄图跨过包围圈,让轰焦冻冷静下来。

但是,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手上传来的灼热令丽日不禁发出呼痛声,满是泪水的双眼看着面前平静中带着癫狂的轰焦冻。终于坚持不住的跪在地上痛哭起来。

那个绿头发的青年,那个自己最好的朋友,就这样离开了。

这让他们怎么办?让轰君怎么办?

“丽日,你哭什么?”轰焦冻双眼中带着疯狂,语气却平静的可怕,“出久不是在这里吗?”

他转过头,温柔的对着抱枕笑了笑,仿佛面对着珍宝一样的神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心底发麻。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直到轰焦冻倏然倒下。而即使倒下了,他的手依然死死的抱着那个玩偶,就像是面对自己的生命一样。

八百万从对面的楼顶上收起自己的武器,叹了口气。她没有想过,技术部最新研制出来的武器,最先用在了轰焦冻身上。

又或者说,没有人想过,一向冷静的轰焦冻会在绿谷出久死后,如此的疯狂。

就好像突然发现太阳消失的夸父,迷茫,焦急,悲痛,不知所措。

 

那么重计量的镇静剂,轰焦冻却在短短两小时间清醒过来。他是真正清醒了,眼睛里面不再是失常的平静,而是浓的像要溢出来一样的悲伤。

他想明白了,他的爱人死了。

轰焦冻躺在床上,直直的看着医院惨白的天花板,脸上的表情和天花板一样苍白。眼角慢慢滑落一滴泪水,慢慢地渗进枕头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其实,早在丽日打电话之前他就明白了,在打开电视的那一刻,在看到电视里那残破的身体的那一刻,他就什么都清楚了。

他的绿谷出久,死了。

他的英雄,不要他了。

这一夜,轰焦冻在病床上想了很多。他看着透过窗户,射进来的月光想到了那天和绿谷出久一起看过的月亮;他看着病房中的植物,想到了当初两人一时兴起养的仙人掌,好像在自己燃起火的那一刻,就已经燃烧殆尽了,不过,绿谷都不在了,留着这些也没什么用;他看着电视,还想到了两人曾相互依偎着看着欧鲁迈特的电视……

他好像想起了两人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有绿谷高中时代的那张脸,一直印在脑海里,越来越深。

啊,那是运动会上的事了。

少年明明已经遍体凌伤,却还是让对手使出全力。那双眼睛却燃烧着自己无法燃起的火,那么明亮。

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好像是在想,少年是个笨蛋吗?自己要是使出另一半的力量,他不就是输定了吗?

而结果的确如此。因为自尊而拒绝的力量,终于在少年的激励下爆发出来。

火光映衬着寒冰,在赛场上嚣张的昭示着自己的存在。绿谷呢?他依然用着自己唯一的力量,操纵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努力拼搏在最后一刻。

或许就是在这一瞬间,少年那双光芒四射的眼睛,就这样照亮了自己混沌的过去,并指引着自己的未来。

如果,如果,自己也能那么耀眼,那么打动人心,是不是就可以离少年更近一些。

那个把自己从晦暗青春中解脱出来的英雄。

轰焦冻躺在床上,无力地闭上眼睛,身侧的手无论多么用力,都只能虚握着,仔细看,才能发现,青年掩盖在被子下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极力忍受那难以承受的哀痛。

绿谷崇拜欧鲁迈特,那个一直大笑,一直坚定,一直一直保护大家的英雄。他从不满足,又或者,是那所谓的英雄天性?

轰焦冻觉得自己可能要赞同爆豪胜己的话了。那个人似乎总是很暴躁,总是对着绿谷没有好脸色,总是对他恶语相向,但是,爆豪对绿谷的关心从来不亚于自己。

他不赞同绿谷走上英雄的这条路上,似乎是对了。

(四)

当轰焦冻找到杀害绿谷出久的那个人的时候,他看见了对方手里在福尔马林罐子里的一颗心脏。

那是个很普通的青年人,黑色的头发下面是一张清秀的脸,上面还带着清浅的笑容。

就好像是给朋友打招呼一样:“英雄焦冻……嗯,还是叫你轰君吧,你终于找到我了?”说完这句话,他把脸贴在罐子上,温柔的告诉那颗心脏:“出久,你的轰君找来了哦。你感动吗?”

青年闭着眼睛,侧耳好像真的能听见一颗心脏在说话,符合的点着头,过了一会儿,才看向对面面色难看的轰焦冻,笑嘻嘻的说:“轰君,出久说要你赶快回去。说……”

青年一瞬间就移动到轰焦冻的耳边,无视对方因震惊而放大的瞳孔,轻声道:“说,你打不过我哦。”

当其他英雄赶过来的时候,地狱般的场面让一些女英雄瞬间捂住了嘴巴。黑暗破旧的小巷都好像染成了血色,黑发青年倒在一片血泊中,毫无气息的脸上却带着兴奋的仿佛胜利者的微笑,他的手中还抓着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而轰焦冻浑身没有一个好的地方,绝望的气息从他的身上蔓延开来。他倒在地上,目光死死地盯着敌人的手。

熟知内情的丽日和饭田等一些人,在顺着轰焦冻的目光看过去的那一刻,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后,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绿谷出久在下葬的时候,本就破破烂烂的身体少了最重要的一个器官。

心脏。

轰焦冻觉得自己应该输了,因为那颗心脏会成为最深的一根刺,碰不得,拔不了。

耳边传来嘈杂的人声,轰焦冻觉得自己应该能够活下来。

但是,真的很吵啊,这些人。

就不能叫出久过来陪自己一下吗?

出久,出久……

这是轰焦冻在陷入昏迷后的最后的意识。

(五)

等到轰焦冻醒过神来,墓地里面的空气就已经像染上了血色,陷入了一片黄昏中。爆豪胜己已经走了,似乎是对自己这样很不齿,临走之前,居然没有揍他一顿。

轰焦冻晃了晃迷糊的脑袋,摇摇晃晃的,扶着墓碑站起来。随着日落而变冷的空气让墓碑渐渐变得冰凉,似乎不管轰焦冻的体温如何,都再也暖不过来了。

脚边好像踢到了什么。轰焦冻低下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空空如也的碗。

之前,好像是装着,炸猪排饭的。

爆豪胜己自己吃了吗?轰焦冻想着,苦笑了一下,确实是他的风格。

就算绿谷出久已经……也仍然要欺负一下对方。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早春的树林连蝉鸣都没有,寂静的可怕。月光透过云层显得朦胧,浅浅的一层打在绿谷出久的墓碑上,衬的墓碑上的青年,笑容更加柔和。他的目光直视着前方,里面藏着坚如磐石的光。

轰焦冻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在刚知道对方离世的时候没有哭,在为对方下葬的时候没有哭,在为对方报仇的时候没有哭,可是现在泪腺却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一样,涕泪下落,停不下来。

“为什么你要这么逞强?你有想过你走了以后我怎么办?”

“有时候真的想把你就这样关起来,可是你现在自己听话了,我又舍不得把你关起来了。”

“能够出来吗?出久……”

“出来继续当你的英雄啊……出久。”

“大家需要英雄……”

“我也……需要英雄。”

 

 

啊,终于写完了。

作为一个甜文爱好者,这还是我第一次发刀片吧2333

说实话,写的时候心情很不好,虽然就我的水平,完全不可能写出那种有代入感的文,有些地方(好吧,是大部分地方)都渣到不行

但是,写的时候真的很不开心。虽然知道这只是我的一种想象,知道这是一种不可能,出久小天使不会死,但是只要想一想他现在每动用一次力量,都要付出那种代价,就止不住的心疼。

看着他,我就想到了日向,一样的没有与生俱来的优势,一样的想要在自己渴望的领域坚持下去,真的就像太阳一样,像英雄一样。

废话又多了,╮(╯▽╰)╭,但是归根结底就一句话:爱爱爱爱爱爱爱爱他们!!!!!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