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捺

emmmm
一个写同人的渣渣_(:3」∠)_
自娱自乐为主毕竟文笔渣
产量也是看缘分
在忙日语考级
产量随缘
杂食党
小英雄,小排球,宝石之国
家教,猎人,尼吉……
都吃

【(微)锡巴斯×少爷】我的名字,是什么

#黑执事##少爷##塞巴斯蒂安#
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天看了129话简直是受到暴击了!!!😭
好想吃糖(⋟﹏⋞)手也很痒的想对少爷好一点
所以……才有了这篇同人
小学生文笔,人设ooc……不喜欢的可以随意喷啦……◝(⑅•ᴗ•⑅)◜..°♡比个心
以下正文
我的名字,是什么【(微)赛巴斯×少爷】
(一)
夏尔错愕的直视楼梯上方,瞪大的瞳孔里清晰的印出一张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骗人……吧?
明明……是看着他死去的啊。
“冒牌货?”西雅尔站在楼梯上方笑了,“这话好奇怪!法多姆凯恩家的当家,西雅尔·法多姆凯恩,就是我啊。”
对,他是西雅尔。
那么,我是谁?
“呕!!!咳咳,咳……”少爷的身体开始颤抖,纤长白皙的手指死死的抓着锡巴斯查恩的衣服。
口水不停的从捂住的嘴巴中吐出:“咳咳!咳咳!锡,锡巴斯……查恩,你没有……咳咳,呕……说谎……呕……”
“少爷!”锡巴斯查恩一把抱住不住喘息的主人,担忧的帮助他调整呼吸。
“哎呀,我就说了。这么冷的天还要淋雨,你的哮喘果然又犯了。”西雅尔脸上还是浅浅的微笑,酷似先代家主文森特。
“费尼安,快起找医生,美玲,去打热水。”锡巴斯查恩说到这顿了一下,暗红色的瞳孔里透出若有所思,抱着少爷冲西雅尔行了一礼,向卧室走去。
很遗憾少爷,我并没有对您说谎。
所以,对于这个人,不,这个东西,在您恢复之前,就会水落石出……
毕竟,对于早就吞入腹中的食物,再让他继续在自己面前晃悠,可不是一个合格的恶魔该有的行为……
锡巴斯查恩的步伐十分急促,少爷闷闷的咳嗽声夹着喘息,迷迷糊糊中,望向台阶处,竟好似看到了小时候的场景——风姿卓越的前任家主在向自己微笑。
“父亲……”
(二)
“西雅尔!过来这边!”
“安阿姨!”西雅尔惊喜的喊道,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
熟悉的红色,鲜艳,明亮。
熟悉的蓝色,健康,闪耀。
还有,父亲,和母亲。
“少爷,您身体不好,再披上这个吧。”田中先生弯腰,将手中的毯子,搭在瘦弱的小少爷身上,站在他身后,一起看着不远处,嬉闹玩耍的几人。
看着小孩眼中藏不住的艳羡。
“咳咳,水……”少爷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意识不清醒的含住水壶。
“是,少爷。”锡巴斯查恩匀速倒着手中的小水壶,有些担心的看着床上虚弱的主人。但是,隐藏在阴暗处的影子却蠢蠢欲动。
不知道少爷又会给他带来什么惊喜。
又或者,让他感到无聊的,直接吃掉。
但是,现在也已经是极品了。
不是吗?
藏住微笑,恶魔的脸上带着关切:“少爷,感觉如何?”
“唔,”意识渐渐回笼,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令人心疼,“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有……他是怎么回事?”
两人都知道“他”指的是谁,而两人都心知肚明,锡巴斯查恩一定会去调查。
“现在已经是第二日下午三点。”锡巴斯查恩顿了顿,放下手中的水壶,单膝跪了下去,“至于他,很抱歉。我只查出与葬仪屋以及这些星座血液有关系。”
“那就是很明显了,出自葬仪屋的手笔。呵,还有不死鸟,咳咳,也只有他……”少爷的声音断断续续,透着股虚弱。
“是的。但是,很抱歉,我并不知道葬仪屋在哪里,也不知道他的目的。”
“咳咳,他的目的……”
“叩叩!”敞开的房门就这样毫无知觉的被叩响,立刻就引来主仆二人的视线。
“喂,我说,你们这样偷偷摸摸的讨论我真的好吗?嗯?”西雅尔优雅的靠在门框上,一脸微笑的看着床上的弟弟。
“还有,你想要知道什么,问我不就行了吗?还生着病都要考虑这么多。”西雅尔的语气里似乎充斥着无奈,以及对于小孩不听话的烦恼,“哎,真是的。我都说了我已经回来了啊。”
“咳咳!”少爷却似乎是被刺激到了,已经好了许多的咳嗽声又剧烈了起来,“你……你出去。”被单下的孱弱身躯,微微的随着咳嗽颤抖着。
“诶!怎么这样?”西雅尔似乎有些没有想到,不开心的脸色却在听到越来越剧烈的咳嗽的和缓了下来,“好了好了,我出去我出去。你好好休息。至于你,好好照顾他知道吗?”
“是的。”锡巴斯查恩恭敬地回答道,血色的眼睛里一如既往地神秘莫测。
平底鞋走在地上悄无声息,西雅尔却突然停下,转头笑了笑说:
“对了,葬仪屋叔叔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复活我啊!”
“好好休息哦!我等会来看你!”
“葬仪屋……叔叔?”少爷看着房门见见关起,嘲讽的笑了,“这可真是亲密的叫法,不是吗?”
锡巴斯查恩看着一瞬间回复正常,仅仅有些虚弱的少爷,似乎有点不敢相信:
“少爷,您可真是……”
“什么?”
“不,没什么。”锡巴斯查恩状似无奈地笑了一下,站起来,手上阻止了少爷准备起身的动作,“少爷,根据亚古尼先生所说,执事应该以主人的身体状况为最优先考虑的事情,所以,就我判断,您现在还不应该起床。”
“你!”少爷虚弱的声音还夹着一丝气急败坏。
“少爷,请安静的休息。”锡巴斯查恩一脸和善的微笑,甚至顺便掖了掖被子。
“……算了。”少爷争论不过,别扭的转过头。
过了半晌,屋子里突然响起他的声音:
“那个白痴王子,怎么样了。”
“王子一切安好。但是,很遗憾的是,那位殿下可能对少爷产生了误会。”
“……是吗?”
“呵,早就说过,不要和我这种人扯上关系……真是活该啊!”
“……安排明天下午去看他吧……好歹也是我们法多姆凯恩家的过错。”
“Yes, my lord.”
(三)
“少爷!!!”
费尼安和美玲从房门外摔进来,后面还跟着一脸尴尬的拜尔特。
“少爷,您没事真是太好了!!!”伴随着抽噎声,少爷都来不及追究擅闯主人卧室的行为,虚弱的脸上终于挂起了一如往常的无奈表情。
“费尼安,美玲还有拜尔特,你们在这里少爷无法好好休息。”锡巴斯查恩也是一脸无奈,赶着他们回去休息。
自己招来的仆人,也只能自己来善后。
“少爷,我们就先告辞了。”
“嗯……”
那么,现在就要开始工作了,可不能让新来的客人挑出毛病来。
(四)
“伯爵,你还执着于此吗?”
被打开的窗户吹入雨水和冷风,落到少爷的脸上,让他渐渐看清了站在自己床边的黑袍人。
以及这句现在他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的话。
“葬仪屋!”
“少爷!你没事吧?”锡巴斯查恩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猛力推开房门,面色不善的看着那个银发的前任死神。
“嘻嘻嘻,小生这次来可没有带武器哦!伯爵,不用这么紧张。”葬仪屋笑着,两手空空的垂在身旁,语气一如既往的阴森森,似乎完全没觉得自己到底做了件什么事。
“你是来干什么的?”少爷的声音已经有了些力气,靠着锡巴斯查恩放在身后的枕头,沉声问道。
“嘻嘻嘻,小生我啊~只是来问伯爵一个问题。拿到答案小生就离开……就像伯爵以前给小生的那个一样。嘻嘻嘻嘻”
“问题?你以为来了我们法多姆凯恩家,就是这么容易离开吗?锡巴斯查恩!”少爷的声音严厉,他从来没打算让葬仪屋今天在离开。
“是,少爷。”锡巴斯查恩也在等着这一刻,迅速冲了出去,暗红的眸子开始闪着血色的光。
真的是恶魔呢!
但是,真的是轻而易举。葬仪屋就没想过躲开,老老实实的让锡巴斯查恩抓住了。
这不禁让锡巴斯查恩产生了一种自己被耍了的错觉。
“嘻嘻嘻,伯爵。你真的还要执着于此吗?要知道每个人的灵魂,可就只有一个哦!嘻嘻嘻嘻”葬仪屋疯疯癫癫的重复道,“看,就像他一样。不是吗?伯爵。”
葬仪屋看着门口微笑的少年,神情有一瞬间的恍惚。
可真是像啊……不是吗?
“葬仪屋叔叔……”
“咳咳,叔叔?”葬仪屋有一下被呛到,“这还真是……嘻嘻嘻嘻”
“嗯?有什么问题吗?”西雅尔的笑容在看到坐起来是少爷时,一下子淡了:“都说了你要好好休息。真是不听话啊!”
“……”沉默,少爷无视着那边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锡巴斯查恩,先把葬仪屋带下去,还有……他。”
“是,少爷。”锡巴斯查恩,抓着葬仪屋走到西雅尔面前,“这位先生,请您先下去休息。少爷明天再和您好好谈谈。”
“诶?为什么要谈?”西雅尔有些难以理解,漂亮的如出一辙的眼睛里仿佛不带着恶意,“他以后就会像以前一样,躲在我的羽翼之下,这些事情,锡巴斯查恩,你就不用让他管了啊。”
“你说什么?!咳咳!”少爷难以控制的提高音量,无法置信的等着那个人。
“对了,确实是我忘了。他是你的执事才是。”西雅尔一脸我居然搞错了这种事情的不好意思模样,对着少爷轻轻柔柔的笑着安慰,“放弃西雅尔的生活这件事,应该你来说才是。”
“我什么时候,咳咳,说过这种话?!”少爷的声音都在颤抖,“你这个,咳咳,怪物!”
“是吗?但是我可是你亲爱的西雅尔哥哥啊!这三年,你不就是为了我们复仇吗?现在我回来了,你不开心吗?”西雅尔的声音里面透着疑惑,“我回来了,你就不用在承担这个重任了,你不开心吗?”
“我……”少爷一下子愣住。
我开心吗?
应该开心吗?
但是为什么只有愤怒和……悲伤。
“少爷……”锡巴斯查恩面色担忧,手上控制葬仪屋的动作不由得松动了。
“对啊!”葬仪屋突然挣脱,“嘻嘻嘻嘻,伯爵,你不开心吗?”
屋子里突然陷入了沉默,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个答案。
然后,给他安排一个合理的去处。
“呵,哈哈哈哈哈……”少爷突然发笑了,深蓝色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戏谑,“你们没有改错吧?我开心?为什么?你们值得吗?”
“一个怪物,一个案件的幕后主使。”少爷的笑容有些扭曲,“你们配吗?”
“锡巴斯查恩,把他们赶出去。”摘下另一边的眼罩,契约之印在暗沉的屋子里显得过于亮了。
少爷的声音还是有些虚弱,但却恢复了以往的坚定:“法多姆凯恩家的家主,就是我!至于你,作为一个早就死去的人,有什么资格站在我们法多姆凯恩的老宅里?”
“Yes, my lord.”
恶魔的笑容一瞬间扩大,血色的眸子里一种名为“食欲”的东西开始蔓延。
没错,就是这样。即使事实再过于残酷,也依然能够保持住这宛如白玫瑰一样的高傲与自尊。
“那,两位。这边请。”礼貌恭敬的微笑在此时充满的只是危险。
“呵,你还真是固执啊。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的。”西雅尔的声音里充满惋惜,叹了口气,协同着葬仪屋一起走出卧室。
“但是啊,你这样子,应该会被父亲称为自豪吧。明明当年……”
(五)
两人走了之后,少爷叫住准备离开的锡巴斯查恩。
“锡巴斯查恩,你还记得我们的契约吗?”少爷淡淡的说。
“诶,在您达到目的之前,我将作为您的执事,一直帮助您。而这一切结束之后,都将以您的灵魂为代价。”锡巴斯查恩恭敬的说道,但是,话中却充斥着一种名为“食欲”的东西,就像一个忍得够久饿汉,看到了一顿大餐。
“知道就好。外面那个怪物,只是我实现自己目标前的一个阻碍。”
“而至于他,早就在三年前死掉了。我们只需要查清楚整件事情就足够了。”
“而我,才是法多姆凯恩家的当家,西雅尔·法多姆凯恩。这一点,从那一天起,就从未改变过。”
“Yes,my lord.”
只要您一直保持着这份高傲,那么,这场游戏,我变便会一直作为您手中最锋利的棋子。
直到尸体堆满王座。
直到游戏结束的那天。




啊啊啊啊啊第一篇少爷和锡巴斯的同人文_(:3」∠)_撒个花~
虽然很渣……但还是比较开心。
很心疼少爷!!!!
超心疼!!!!
没有达到写甜文的目的_(:3」∠)_心塞。
129话后,自己脑补出来的剧情2333
希望少爷能够坚强起来!!!!
我们一直都支持你!!!!
表白少爷小天使!!!!( づ ωど)
也感谢可能看完这篇文的小天使们٩(•̤̀ᵕ•̤́๑)
米娜桑,(´-ωก`)晚安

评论

热度(19)